阿斑

N. U. M. B.

【电天(天电?)】无题之五

☞我……我突然沉迷灵异故事。

☞完全我流xjb写。无关正主。

☞就……其实无差甚至还感觉有点逆。不过tag我就只打一个了。

☞不要打我……(顶锅盖)














公交车除了司机上就两个人。蔡易展总忍不住往身边看,边上的男人皮肤是病态的白,一件大外套裹得严严实实,一边头发遮住左眼,望着窗外的风景。

也没什么风景。大半夜的,除了霓虹灯……

霓虹灯?

这时才意识到什么不对。这辆车在往郊外开。

搞什么……?不是应该到市中心么……

背后一凉。

不久车停下了。蔡易展抬起腿往门口跑,下站的那一刻被人拉住。

“急什么。”

“你……”

不就是那人么。

“多半是坐反车了,别怕啊。”

冷静得可怕。那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手很冷,没有温度一般。

“你是谁啊……”

“和你一样坐反的人。不介意的话就叫我邓有宗好了。”

“啊,蔡易展……”

“我们往那里走。”

邓有宗指着一个方向。蔡易展有些踌躇。

“想死就呆在这里,这儿可没信号。”

“你有手机?”

“许多年前的老款式了。”

得了重病的怪人吧。蔡易展那时是这样想的。抱着说不定能在天亮前走回市区的想法,跟了邓有宗一路。

走着走着他突然开口:“你想听个故事吗?”

“什么?”

“十五年前有个人到了这里来。”

“然后呢?”

“然后就被人杀了。眼睛都挖了出来。”

“没有了?”

“不然呢。”

“那他为什么会被杀,是谁杀的他,凶手有没有……”

“这种东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要到了,别回头。”

身后有笑声。而邓有宗仍是默默地往前走,仿佛听不见似的。

记得郊区有一片墓地。

要到了。

别回头。

也不敢说话。

月亮被乌云遮住了大半。

邓有宗突然站住脚,手扣上蔡易展的肩膀。

“在这里。”

随后手猛地一甩,把人扔到了一边的树木上。额头磕在粗糙的树皮上,擦破了,出血。

“嘶——干什么……!”

“对不起。”

邓有宗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丁点血色。月光打在他的身上都能泛出银光,黑色的大外套和黑色的背景把他衬得更加苍白。

“对不起。”

他脱掉了大外套。

瘦弱的男子。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一般。

一身血迹。已经不是鲜红的,干涸的棕色。

“送你。”

他递过来一个手机。还是翻盖按键的那种,十多年前的款式了。

十五年前有个人到了这里来。

然后就被人杀了。眼睛都挖了出来。

“我回家啦。有缘再见哦。”

邓有宗在笑。

笑什么。被人骗到这里来杀害,一只眼睛都没了,还笑什么。

谁要和你再见。

“市区比我那时候好看多了。”

他说着,退的越来越远。

“有时间我再来……”

身子后倾。之后就消失在了身后的悬崖。直直地掉下去的。

天边泛白。蔡易展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了多久。

妈的,这样一来怎么回去啊……

打开那只翻盖手机,还有电。而且有信号。

赶紧打电话求助。终于算是回了家。

后来继续便利店的工作。

“一共三十元,有……诶?”

皮肤苍白的人。遮着左眼。这次戴了口罩。

“会员卡?有啊。”

“好……”







END.

扣點小動作。不知為什麼阿斑的眼裡突然只有蔡易展和鄧有宗。

太可愛……qwq

tag私心了。

“邓有宗。”

“我好热……=_=”

“我们的性感小护士,今天没穿胸////罩……”

「别哭了」

「没事的」

「我还在」

早。突然旧糖。

P1是无意截的。😂时间超巧合。

P2尻。(……)

P3-5
“我要开始了。´∀`”
“诶诶诶大家有福了可以听到邓有宗发出奇怪的娇喘声。(́ಢ.౪ಢ‵)”

“我们现在来做一件事情就是让邓有宗和刘逼接吻。(∩•̀ω•́)⊃-* ”
(蔡易展你搞事情( ˙-˙ ))

“……等等这个是脚?怎么还有脚毛hhhhhhhh……脚毛超好笑的hhhhhhhh……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打字时发现这么一个颜表情……↓
此处应有本子(((o(*゚▽゚*)o)))
我觉得行。很期待电哥今年生日嘻嘻嘻。今年尽量写个正经生贺。(狗头)

等等蔡易展这衣服不就是李贤璞抢到的那个限量版公仔么。( ˙-˙ )

牵手手全过程。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黑粉而是在追老婆。=_=

节奏组的侧脸什么神仙.jpg。

图源831官博。我永远喜欢蔡易展和邓有宗。ʘᴗʘ

一个练手的……emmmmm。

总之老福特。您不屏蔽我,我们还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