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斑_不日我lof什么都好说

看名字。看置顶。

【璞天】宅

☞同居设定。日常向糖。
☞没文笔的流水账……
☞cp向见标题。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摇滚乐团的早上都是从十一点左右开始的。
床上裹成一团的不明物体动了一下。
又动了一下。
然后长出一个乱蓬蓬的脑袋,伸出两只胳膊往自己的身后探过去,顺便翻了个身。
……诶,我抠到了个啥。
软乎乎的,还有个洞……
一根手指就这样塞进去,随后就是一声低吼:
“他妈的李……贤……璞……”
下一秒李贤璞就被掀下床滚在地板上。
“哇霸天你下手好重。”
“你抠到我鼻孔了。”
邓有宗猛地坐了起来,把长裤扔给李贤璞:“起床。”
“好嘞。”
麻利地穿上裤子,李贤璞揉着睡成鸡窝的头发往卫生间里去。

不用练团,不用写歌,不用准备演唱会的空闲着的这几天,干嘛呢……
李贤璞一边刷牙一边想着。
“这几天就宅在家吧,挺舒服的,”邓有宗从他身后飘过,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话说你刷牙听玩滑板的孩子不会变坏干嘛。”
“刷牙歌啊,而且听完差不多三分钟。”李贤璞叼着牙刷笑道,两个明显的梨涡出现在他脸上。
“……哦。”

早餐真是简单得不行,就是粥和小菜的组合。
“马上吃午饭了你先填填肚子啊。”
“干脆一起吃好了,早午饭也没关系……”
李贤璞一抬头是邓有宗鼓着腮帮子冷漠地看着自己。
……该说他现在可爱呢还是想杀人呢……算了不说话比较好。

电视里在放偶像剧。近几年的偶像剧越来越不好看了。
换台,电视购物。
再换台,游戏风云。
继续换台,音乐新经典……李贤璞陷在沙发里,邓有宗靠在他肩上腿搁在沙发边上,认真地看着……少女漫。
“你还有这癖好。”李贤璞瞥了一眼,按下遥控器的“频道+”键。
“剧情不错。”
又翻了几页。
“而且女主角大胸翘臀……”
话音未落漫画书就被塞到了李贤璞面前。李贤璞打量了一下女主角的大特写……好像是这样没错。
“我怀疑你看的是什么黄/漫。”这时电视里在放电影男女主角表白的场景。
邓有宗真想把漫画书砸在这人脸上。
“把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清一清。”
“都是成年人嘛讲话黄一点怎么了。”李贤璞无所谓地说道,然后拿了一包零食拆开嚼嚼嚼,“所以今天干嘛?”
“……不干。前天晚上还帮你打过。”
“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邓有宗一个反手抓走一把小饼干,李贤璞头上掉下几条黑线。
“哦……那就看漫画看电视打电动啊不然嘞。”
“所以不只是我脑子里乱七八糟啊!”
“行了行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邓有宗摆摆手继续看漫画。

电视上正在重播某台综艺。
李贤璞拿了一根pocky递到邓有宗嘴边,后者歪了下头咬住,目光没有离开漫画,但好像是在想什么事。
小心翼翼地把看到的那一页折个角放好,随后转过身盯着李贤璞的侧脸。
“我们玩pocky game怎么样?”
“一定是漫画里有这个剧情吧……”李贤璞皱了皱眉,“你看少女漫居然是为了我哦哈哈哈哈……”
“屁咧要玩玩不玩滚啊。”
他就是喜欢看这个人炸毛然后红着脸说出这种死傲娇的话。
啊不就是pocky kiss?
毫不犹豫地咬上pocky的另一端,李贤璞一只手扣在邓有宗后脑勺,一点一点地靠近直到碰到他的嘴唇,在他后脑的手用力摁住……这个吻的时间太长让邓有宗觉得不安,捶了两下李贤璞的胸口示意他可以停下了。
“嗯……”
有点恋恋不舍是怎么回事……不过李贤璞的目的达到了。
面前的邓有宗已经脸红了,接下来他肯定会炸毛然后怼死自己。
他爱看的就是这个。
一秒。
两秒。
三秒。
BOOOOOOOMMMMMM——
“李贤璞你他妈的干嘛啊!!!”
再不躲可能就要被漫画书淹没。李贤璞只好拿着剩下的pocky抛弃了综艺节目跟邓有宗开始了追逐战。

追逐战以李贤璞笑嘻嘻的举双手投降结束。
还有,零食被统统没收,理由是乐团主唱要注意身材的保持。
“我错啦……诶玩卡丁车怎么样不错吧。”李贤璞挑眉,指了指刚刚拿到手的游戏光盘。
“……可以。”
“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
“你输一盘五个俯卧撑,我在下面。我输一盘也一样。”
呵呵呵真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呢李贤璞你这老流氓。
这个赌邓有宗当然不打,不过卡丁车还是要开起来。
到第四轮的时候,李贤璞的肚子发出了抗议声,然后他手一滑就被邓有宗反超了,只有第二名。
……就两个人啊喂当然是第二名。
“几点了?”
“三点四十五……差不多。”
“点外卖吧,反正我觉得你也懒得做饭。”
“这一点你还蛮懂我。”
两个人放下手柄认认真真地打开外卖APP以神速点了单,随后又是一局卡丁车的血战。

“外卖来了谁去开?”
“……石头剪刀布。”
“好——”

门铃响了。李贤璞放下手里的漫画书(就是邓有宗上午看的那本少女漫)去开门。
“诶谢啦。”邓有宗坐到李贤璞身边打开便当盒。
说实话他怀疑这个人高中时候的本性还没改,因为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筷子已经悄咪咪地伸到自己的便当盒里来了。
打掉。
伸过来。
再打掉。
再伸过来。
继续……
这一股杀人的气场是怎么回事。
邓有宗冷着脸看着自己,身后仿佛有漫画中的黑气冒出来一样。
李贤璞咽了一口口水,迅速夹了他便当盒里一小块卷心菜就缩回去吃自己盒子里的饭了。
还是……怂……

洗完澡后李贤璞突然来了兴致要刷一遍所有的漫威的电影,邓有宗打了个哈欠说好啊,然后就看电影看到半夜。
看到邓有宗都睡得脑袋搁在自己身上。
果然是八三夭睡神电视声音那么大都能睡着啊哈哈哈哈……
“那就看到这里吧。”李贤璞小小声说道,关掉电视之后把人拖进了卧室。
看看时间……十一点二十三分。
好,那么睡吧,晚安。
……哦,晚安吻忘了。
俯下身悄悄地亲了一下邓有宗的脸颊,随后关灯钻进被窝。
晚安哦。

END。

仇人亦是……?

正如你们所见是一篇璞天的二十题。

我也真的是写得很腹痛啊。(?)

要说的都在第一张,因为是比较冷(?)的一对儿吃的人可能不多所以烦请各位自己避一下雷。

原题见最后一张图。

最后。我觉得我应该写糖去了。(:3_ヽ)_

图有点糊但是看得清楚。如果各位有看着不爽的可以私信我,我截更清楚些重新一遍。(土下座)

【冠莎】【信兽信】【璞天璞】都市异能者三十题。

题目出处见lof☞莫珂礼的糖果小铺。
人物死亡有。
别看第一题被我写的那么白痴其实后面都是刀。

    1.人形发电机。
        正在邓有宗玩手机玩得很认真时,头顶上的灯灭掉了。
        “……李贤璞?这怎么了?”
        “啊……停电了。”
        李贤璞还在摆弄墙上的开关。
        剑术再好也没法解决停电的问题。李贤璞托着下巴思考一下,然后进了里屋把蔡易展拉出来。
        “哦。”
        蔡易展点点头,手放在总电源上,马上整个屋子就通亮了。
        居家常备会发电的蔡易展,真好。
        “那电哥你就站在这里不要走哦,等电力修复了再说。”
        李贤璞说着回到沙发上打开手机跟邓有宗联机打游戏。
        “喂……”
        蔡易展就这样干站了一个小时。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选择可以喷火把李贤璞的剑烧弯。

    2.千里狙击。
        “425号,蔡昇晏完成任务。”
        蔡昇晏收起了那把狙击步枪——神明之眼,他最喜欢也最得心应手的一把枪,击中千里之外的目标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蔡昇晏可以看见被击中的男人,脑袋穿了三个孔,脑浆血液迸溅。
        哦,他喜欢这种感觉。

    3.重新洗牌的势力范围。
        蔡昇晏站在北城最高的大楼上。一个男人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他身后,开口。
        “425号蔡昇晏。”
        “是我,刘谚明先生。我们没必要这么做作。”
        蔡昇晏转过身来向刘谚明施礼。
        “你刚刚干的不错。”刘谚明古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现在那家伙死了,南城和西区就都是我们中心政府的啦。”
        “只剩下东区的那些老虎。”
        蔡昇晏点了一根烟,火星落在了地面上。他把一口烟吐在刘谚明眼前。
        “我希望我们可以收拢他们,而不是杀死。”
        “我没问题,不过要是温尚翊那个疯子发起疯来,我不确定。”
        刘谚明的微笑收了起来:“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蔡昇晏叼着烟摆了摆手,“注意点陈信宏。不然怪兽真的会变成,怪兽。”
        大厦楼顶的风好大。
        “当然,得到那么多势力范围,我要恭喜你啊老刘。”
        蔡昇晏笑着把烟头扔到地上捻灭,拍了拍刘谚明的肩膀就走了。

    4.“请务必保密”。
        会议室里的气压很低。温尚翊心不在焉地把腿搁在桌子上,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陈信宏。他很紧张,手指拧在一起。
        “小新人,冷静一点啦。”温尚翊对着他笑道。
        陈信宏怒道:“我不是小新人。”
        “你现在表现得就像个雏儿。”
        温尚翊的笑容总是会让陈信宏发抖。一会儿后刘谚明从会议室前门进来,咳了一声,放下手里的资料。
        “南城被我们收走的事情,请各位都不要说。”
        下面没有任何声音。
        “还有,对于东区的政策,也请各位保密。”
        有了窃窃私语。所有人都知道东区是一块狗皮膏药,但也是一块宝地。那里的异能者要是能为中心政府效力,整个都市就能够统一。
        可是那些家伙都是顽固的白痴。比起进入中心政府,他们更愿意去死。
        “我们要拿到东区,也要拿到东区的异能者。希望这一点,各位,请务必保密。如果因为此事的泄露而导致了都市的危险,我想各位都知道后果。”

    5.组织的对立。
        都市分为五块,北城南城,西区东区,中央富庶区。到现在,都市五百三十一年的历史,北城南城西区和中央富庶区,已经归于中心政府,不过东区那个地方,还归着一个激进派所管。
        中心政府与激进派的大战,其实早就一触即发。
        坐在小平房破烂的沙发上的李贤璞,放下报纸骂了一句:“干!”
        “怎么了。”邓有宗问道。
        “以后出去别说我们三个是异能者。又要和中心政府打架了。”
        蔡易展手上冒出了一个火星:“你能怎么办,现在东区归激进派管,我们没办法。”
        邓有宗低下了头。他抿紧了嘴唇,身体开始发抖。
        “……霸天你怎么了?”
        “我……”
        他的眼睛骤然睁大。
        “我看到了未来……”

    6.逾矩者必杀之。
        激进派,绝对不投降于中心政府,与中心政府绝对斗争,逾矩者,必杀之。
        这是想要住在东区,最基本的,最应该遵守的规矩。
        像李贤璞他们,已经在东区住了十多年的人,只有遵守这最基本的规矩,只有在战争时冲到前面,不得违背。

    7.不用异能的第一场实战。
        李贤璞突然想起了读书时的事。
        想成为真正合格的异能者,必须要在第四校学习三年并且达到A级毕业。
        A级毕业的要求是实战,不用异能实战。
        李贤璞就是那时候认识邓有宗和蔡易展的。说实话李贤璞在第四校不是什么好学生,而实战是团队合作所以只要团队能够合格,所有人都可以合格。
        不就是躺赢嘛,谁不会啊。
        没想到一开始李贤璞就看到了蔡易展从掩体前翻过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我刚刚被暴打了啦。”
        “……啧。”
        邓有宗发出了嫌弃的声音,仍然紧紧握着手枪。
        “李贤璞你给我冲过去。”
        他突然命令道。李贤璞从地上站了起来:“诶?凭什么?!”
        “叫你冲过去!要不要毕业了你!”
        李贤璞气不过,只能翻过掩体跑了过去,冲散了对面的队形。当然,他也中了两枪,但最后邓有宗还是将对面逐一击破,扶着李贤璞回到教室。
        李贤璞承认邓有宗是个很聪明很会谋略的人,但是他选择东区,就是他这辈子最蠢的决定。

    8.攘除异端。
        黑压压的人群中跑出来一个人。蔡易展注意到那家伙,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疤,凶神恶煞地朝着台上激进派的头头大喊。
        “我他妈跟你讲!老子是异能者没错!你们这样就是在拼命!不要命!和中心政府对着干?不知道东区人口下降多少?”
        他转向人群。
        “大家,投靠中心政府吧。跟着这个人,我们都得——”
        他的话没有讲完。台上那个激进派头头只是手一挥,那人的头就掉了下来,咕噜噜地滚在一个女性的脚下。
        女人的尖叫声真他妈吵。
        “死。看到了吗,这就是不顺着我的后果!”
        蔡易展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立起,转头看了看左手边的李贤璞邓有宗两人,他们两个没有表情。

    9.环形地铁隧道中的耐力比拼。
        邓有宗不知道为什么蔡昇晏会把战场设在都市八号线——一条因为严重漏水已经废弃的地铁线。
        他现在和蔡昇晏面对面,相隔十几米的距离站在地铁轨道上。运动鞋踩在生锈的金属条上发出吱嘎的声音。
        蔡昇晏的枪法很好,每次子弹都贴着邓有宗的身体飞过去。他只被击中一次,在右肩上。这个伤口不至于让他死,但是可以让他疼。蔡昇晏的子弹经过特殊处理,击中目标后子弹会裂开,在伤口里留下一些尖锐的弹片,弹片会深深地扎进肉里,很疼。
        这好像是猫咪抓老鼠,蔡昇晏喜欢先玩弄一下对手,最后才杀掉这个目标。
        现在他要忍,忍住伤口的疼痛打到面前这个家伙。
        “怎么?想投降吗?”蔡昇晏举着那把神明之眼,很自豪地说道,“我们中心政府可不会把你们当成逆贼。你是个天才。”
        邓有宗咬紧牙摇摇头。他还是举起了手枪,大脑飞速运转想从蔡昇晏的心里读到什么。
        「……不要让他死。」
        「这家伙对中心政府有好处。」
        「不要让他死。」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邓有宗瞄准了蔡昇晏的胸口,大概心脏的位置。
        被瞄准的人沉下了脸,又一次将瞄准镜摆在面前。
        “休怪我不客气。”
        “我不需要你客气。”
        邓有宗冲了上去。他读到蔡昇晏心里的慌乱——「卧槽,这小子要玩真的。」
        手枪里只是麻醉剂。那一针麻醉剂打中了蔡昇晏的心口,蔡昇晏只觉得视线模糊了,然后直接倒在了轨道上。
        邓有宗忍不住了。他费力地爬上月台,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抬眼看见了一个戴眼镜的,他不认识的男人。

    10.宿命对决。
        李贤璞还记得,在第四校那段时间,有个叫陈信宏的学长,热爱和他单挑。李贤璞瘪了瘪嘴,说道好吧,然后就直接被一阵风刮到空中撂倒。
        现在那个眼睛大大的,有着上扬的猫唇的学长,就漂浮在他面前。
        陈信宏手里拖着一个白色的小球,看起来不像是固体,可能是高速气流聚积成的。
        “……学长。”
        “阿璞你还记得我啊。”陈信宏笑着,堵在李贤璞唯一的出口。
        ……嗯,这里是地铁站厕所。尿急了解开裤子原地撒都行,这种废弃的地铁站算什么。
        “让我出去。”
        “不不不。这是我的使命,我不能让你走。”
        陈信宏注意到李贤璞的双手轻轻握拳,然后两道紫色的光芒出现了,在他的手里凝成两把剑。
        狐影。李贤璞喜欢这个名字,一是他喜欢狐狸,二是他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紫色的炫光与白色的高速气流抵在一起,一时半会儿似乎看不出胜负。陈信宏一边操控着气流往上飞去,一边说道:“这都是命啊阿璞,我们的第三十八次单挑——”
        说完陈信宏向高空飞去,速度很快,李贤璞追不上。正暗骂着这家伙逃跑了,突然李贤璞就被从背后而来的气流打飞出去,后背重重地摔在地上。
        陈信宏飘下来了,很轻,很温柔,那是柔和的一股杀气。李贤璞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还是我赢。没关系,可能就断个几根骨头,去医院看看就好了。”陈信宏说着看了看手表,那上面是一个小小的显示屏,“我该回去了,战利品我们已经拿到了——感兴趣吗?”
        “什么……”
        陈信宏离开了。
        李贤璞挣扎着爬起来,想去找邓有宗和蔡易展。他们都不在,只有邓有宗的手枪孤零零地落在轨道上。
        战利品。
        战利品。

    11.无力感。
        ……为什么呢?
       蔡易展被温尚翊紧紧地掐住脖子。他的手在空中乱抓,最后抓住了温尚翊的头发,用尽气力扯了一下。
       “靠!”温尚翊骂了出来,把蔡易展远远地甩开。他用已经兽化的手臂擦擦额头上的汗。
       “咳……”蔡易展跪在地上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电光在他的手臂上汇聚,渐渐地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刺眼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有点暗的地铁站。
       “……你这样会让整块地表被掀开的!住手!”
       蔡易展凸出的眼珠里没有波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下狠手。”
       冷笑。温尚翊的冷笑总是能让人不寒而栗。
       “你说呢?上次大战把陈信宏打得在床上瘫了一个月的人是谁?吸走了他的异能的人是谁?不是你吗?”
       “是我又怎么样?!这点异能在他身上发挥不出作用,而且——”
       温尚翊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他不想听那个而且。对他而言,什么都可以说,就是不能说陈信宏有一点点不好,尤其是他那自以为傲的异能。
       “所以你只能死!”
       兽化的迹象一下子扩散到温尚翊全身,已经疯掉的他,恶狠狠地向蔡易展造出的球体扑过去。
       球体熄灭的那一刻,温尚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火烧一样。疼,真他妈疼。
       温尚翊也搞得满身是血。他最后还是把蔡易展摁倒了。他锐利的爪子划破了蔡易展的腹部,随后那可怜的猎物穿过玻璃门被扔进轨道里。
       恢复平静后的温尚翊,似乎发现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他缓步走过去,看着靠着墙似乎已经没了呼吸的蔡易展,感到自己胸口的起伏又一次强烈起来。
       他走下去。
       那个好像已经死掉的人,竟然抬起了头。蔡易展在笑,是一种解脱的笑。
       他说:“兽哥果然是兽哥,好像怪兽一样……哈哈……”
       “你……”
       “我不活啦……!给我一刀让我死了吧,反正我……我也不想在东区待着了……地狱,对,那是地狱……”
       蔡易展的笑声在空荡荡的空间里回荡。温尚翊的脑袋被这一次又一次的笑声撞得很晕。
       ……他只剩下了死前最后的力气,那是一种绝望的无力感。
       温尚翊还是拿出了那把匕首。这把匕首是他非常心爱的,平时绝不会从腰带的斜包里拿出来。
       这把匕首结束了蔡易展的一生。温尚翊很佩服他,不知道为什么。

    12.与死亡擦肩。
        李贤璞在咯血。
        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指缝流出来,他看着那把黑色的哑光的手枪,咳得更厉害。
        陈信宏,陈信宏应该还没走远!
        邓有宗,对,我要救邓有宗。
        他想尽办法,几乎是爬上楼梯的。他感到自己不只是断了几根骨头,是十几根,甚至整根脊椎和所有的肋骨都断了。
        ……人呢?陈信宏他人呢?!
        李贤璞希望陈信宏还没走远,这样的话他还可以求助一下,尝试一下能不能活过来。如果不能的话,还可以被一下子捅死,死得痛快一点。
        ………………人不见了。
        当他爬到上层时,这是他唯一的想法。李贤璞笑了,挪到栏杆边坐下。他发现废弃的地铁站也挺好看,他注意到有一盏灯一闪一闪,好像现在的他,在死亡边缘挣扎,挣扎着不要让灯暗掉。
        那盏灯最终还是暗了。李贤璞缓慢地闭上眼。
        ……他在模糊中看见一个人走到了自己面前。是谁呢?可能是来索他的命的。
        ………………好困啊,我就睡一下。

    13.大楼天台上的风吹起下坠衣摆。
        蔡昇晏是个奇怪的人。他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就跑到了天台上,不顾刘谚明的阻拦。
        风真好。
        刘谚明也上来了。他跟着蔡昇晏一起坐在地上看着星空。
        “……你把李贤璞和邓有宗救过来,是为什么。”
        “你们下手太重了。这件事我还没找温尚翊呢,死了一个……哎。”
        “……啧,那个姓邓的的确厉害。”蔡昇晏点了点头。他站起来想抽根烟。
        打火机的光芒把蔡昇晏的侧脸照亮了那么一刻。
        “他很厉害,能够读心,也能够预言。后者会让他元气大伤,很少使用。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不久前使用过这个技能。”
        刘谚明也站了起来。他向蔡昇晏伸手要了烟和打火机,他的侧脸也在火光中一闪而过。
        蔡昇晏米色的大衣被风吹起。
        “你输给他不亏。”一会儿的沉默后,刘谚明看着手里半截烟,说道。
        蔡昇晏没有说话,他在抽完那一根烟后才开口。
        “我亏了。”
        “嗯?”
        “……没什么。对了刘谚明,”黑暗中蔡昇晏对准了刘谚明的眼睛,“我有两件事想和你聊一聊。”

    14.半哄骗半强迫的被自愿加入。
        我,蔡昇晏,五年前二十三岁,现在多少岁你们自己算,进入中心政府已经四年。
        作为中心政府里最强的狙击手……嗯,也没什么权力,最多调集一些枪手军队,不过那对我来说屁用没有,他们都说我一个人能抵那么一群人。
        ……怎么进来的?我他妈怎么知道。
        当年在东区住了有段时间,看到过小偷小摸的抢劫,也看到过血肉飞溅的战争。那个时候我不喜欢打架,太暴力了。
        本来是要去读文化科的,后来误打误撞去了第四校,毕业后一直在东区住着。嗯,三年吧。
        有一次激进派闯进我们家里,那时候就我一个人。他们说:“你再不加入战斗,我们后天就要将你枪决。”
        然后他们就走了。我真不知道这群傻逼是要干嘛。
        第二天有人给我打电话。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你,刘谚明。你和我讲,除了被激进派打死,或者上战场战死,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加入中心政府。
        我说,凭什么?
        你不加入就是死路一条。
        那是我听过你讲话最坚决的一次了。OK啊,总之比被侮辱一番然后一枪打死好。

    15.血脉之名。
        刘谚明注意到蔡昇晏说,我们家。所以那个时候不止他一个人住着。
        刚想提问,蔡昇晏就举起手示意他不要讲话:“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昨天死掉的那个,蔡易展。知道吗。”
        “知道。”
        “我……”蔡昇晏又点燃一根烟,“我们两个有某种血缘关系。也不能太确切,上一代和上上一代生活的环境太可怕,许多事情已经不可考。不过要承认的是,我和他一起住过一段时间。族谱上缺少的那一块,可能就是曾经离开东区逃往北城的那些人,他应该是其中一个。”
        “远房亲戚。”
        “可能吧。我不是很想承认有这么一个兄弟。”
        大楼顶上只剩下了点点火光。

    16.国家掌握的异能者密辛。
        李贤璞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对面坐着刘谚明,他的身后是温尚翊和陈信宏。
        刘谚明的一举一动真的都很像公务员。他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推到李贤璞面前。
        “……什么意思?”
        “没什么,”刘谚明翻开那个夹子,把里面的纸质文件拿出来,“我希望你能看一下,考虑考虑这上面说的事。”
        加入中心政府决定书。
        李贤璞抬起头盯着他:“为什么?”
        “因为他。”
        刘谚明拍了拍温尚翊,后者把一个显示屏调出来。李贤璞看见了邓有宗,蜷缩在一个房间的角落里。
        ……妈的!
        “你也看见了……”显示屏慢慢暗下去,消失了,“一个是因为他,还有一个是因为你自己——可能是所有的东区的异能者。”
        “……什么?”
        “异能者的异能是以自身为条件的。异能者的平均寿命只有四十五岁……当异能随着年龄衰退时,身体的各方面也会受到损害。”
        刘谚明挪了下椅子,接下来的话没有马上说出来,好像是在打量李贤璞此时狰狞的表情。
        “所以啊,当我们老了之后,只有靠专门的体外循环装置维持生命。这东西只有国家有,而我们中心政府是国家机关,会给这里所有的异能者提供体外循环装置。”
        他伸出了手。
        “相信我们,为了你,和你的人。”

    17.极端组织对外宣称“神的赠礼”。
        就在李贤璞决定加入中心政府的三天后,东区沦陷了。
        激进派中分裂出一个小组织,他们的目标就是一个字——杀。这个组织受到了许多异能者的追捧,他们将这些异能者称为“神的赠礼”。
        “呵,他们他妈的疯了。”
        温尚翊的语气很轻蔑。他喝完了罐里的啤酒,把罐子扔进垃圾桶。
        陈信宏看着显示屏上逐渐变为红色的东区,摇了摇头。
        “我们不是神的赠礼,是一群机器,白痴。”

    18.跨国追杀。
        温尚翊看着电视里转播的混乱景象,想起了曾经被一群疯子追杀的日子。
        他什么也没做,可能只是因为会兽化的异能者能够卖出更高的价钱,那些人疯狂地追杀他,从都市到了海关。温尚翊跑到邻国去,他们也跟着过去。
        那是一群疯子,他们在自己身后举着武器怒吼着追逐自己的样子,就好像现在电视里杀戮平民的混蛋。
        后来他还是被抓住。谁买下他的……不太清楚,不过那是个好人,他将自己送到了这里——中心政府。
        现在想想,可能是刘谚明吗?那家伙可以算是许多人的贵人了。
        温尚翊又喝了一口酒。

    19.当人渣拥有强大的异能时。
        到这里蔡昇晏要插一句话。
        “你看看温尚翊和陈信宏啊不就知道人渣拥有强大的异能时会干嘛!”
        陈信宏,今年二十八岁,风系异能者,曾经还会操控雷电,热爱用风把蔡昇晏的裙子吹开然后说:“玛莎莎原来是男孩子啊!”
        “我他妈的当然是男的!脱裤子给你看?!”
        然后温尚翊就会黑着一张脸,长着鳞片的手贴在蔡昇晏背上恶狠狠地说:“你,说,什,么。”
        “……大佬,大佬我错了。”
        温尚翊,今年二十七岁,兽化异能者,应该是可以变成龙之类的怪物,不过看过他完全兽化的人都死了。脾气暴躁,雷点是陈信宏。
        呵。有对象真了不起,给你们鼓鼓掌。

    20.非人生物发来的讯息。
        “啊,你来了。”
        温尚翊打开窗子,一条带着翅膀的小龙叼着一封信飞进来。
        他收下那封信,给小龙一些肉块,让它走了。
        “是什么?”
        “是那家伙给我的信。哦陈信宏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地下的一个朋友……嗯,确切来说是动物朋友。”
        陈信宏凑上去看了看。靠,现在的动物怎么都会写人类的语言。
        温尚翊笑了笑:“你也不看看林北是谁?”
        “是怪兽啦。诶这上面写了什么?”
        【给 我的好朋友 温尚翊
    哎……好久没给你写信了,地下事情太多。
    听说你们那边多了两个人。我查了一下,你应该会感兴趣。
    李贤璞,东区激进派,被迫加入——相信我,东区很多的人都是被迫加入激进派的。异能为狐影,两把剑,擅长剑术,在第四校成绩并不好,后来经过人体实验变强。
    邓有宗,东区激进派,被迫加入。会读心和预言。
    ……诶,后面这个人只能查到这么些。
    还有那个蔡易展,似乎也没什么记录。
    不得不说东区的人真是很古怪啊。写到这里,再见。
                                                      航
                                               xx年5月2日】

    21.人体实验。
        石锦航的信还是一如既往的短,但是将他要说的全部都写了下来。
        “人体实验”这个词眼让温尚翊提起了兴趣。
        温尚翊到李贤璞房间里的时候,看见他正坐在电脑桌前,床上躺着的是肩膀还没恢复好的邓有宗。
        李贤璞没给他好脸色看。刘谚明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对于温尚翊这个人和蔡易展的死,他现在还怀恨在心。
        所以关于“人体实验”,李贤璞什么也不会讲的。
        温尚翊被轰了出来,一出门就看见了偷笑的陈信宏靠在墙边。
        “笑屁。”
        “哈哈哈……我觉得你还是去找找头哥问一下比较好,他消息那么灵通,相信我。”
        温尚翊轻轻地摇头,拉着陈信宏进了厕所,打开手表上的显示屏。屏幕里出现一个巨大的狮子脑袋。
        “靠——温尚翊你他妈吓死我了。”
        狮子喊了一声,消失在屏幕外,几分钟后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站在了屏幕前。
        陈信宏悄悄地问,那不是动物朋友么。
        温尚翊说他们这种可以兽化的异能者,其实不可以算作是人,只能算作半兽人或者动物。等到异能衰退,他们就只能以动物的身份活着了。
        “有事?”
        “有,帮我查一下李贤璞,关于他那个人体实验。”
        “……那东西太血腥了,你要让阿信看嘛。”
        两个人对视一下。
        “要。”
        然后陈信宏就冲了出去伏在水池边吐了。
        视频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腥红。
        那个视频的主人公不是李贤璞,但过程都是一样的。他们会被麻醉,然后被割破动脉,里面的血被换成某种液体。据说这种方法能够改变人体素质,使其成为更强的异能者。这方法看起来是可行的,但在更强之后,是更早的死亡。

    22.人造异能。
        “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锦航突然笑了起来。要不是这家伙不在自己面前,温尚翊肯定会把他揍一顿。
        “诶诶诶温尚翊你别急着打我,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
        “什么?”
        “那个邓有宗。”石锦航说着把另一个界面调出来,“按历史来说,读心与预言是不可能同时出现的,因为这两种能力消耗的精神力都太大了……所以这家伙,我猜会不会是人造异能。”
        ……头痛。
        邓有宗又开始头痛了,这次疼得很厉害。在之前就看到的景象很清晰,那是一片黑色的森林,里面血淋淋的躺满了人。他站在血泊之间,看见了蔡易展缓缓地站起来,手臂上带着褐色的已经干掉的血,笑容扭曲地和他说:“霸天,阿璞马上也要来了。”
        他早该知道的,去不去中心政府,他们都会死的很惨,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这在他七年前决定接受人造异能的改造的那一刻就是注定的。
        读心与预言共同消耗的精神力太大,他最后会活成一具行尸走肉,在黑白的世界里死去。

    23.中二病的粉丝。
        陈信宏最近总是能收到奇怪的来信,因此温尚翊常常黑着脸。
        可能是个女孩子的来信。她在上面写“阿信哥哥好帅哦”“我看了今天的新闻啦,他们把你拍好难看”“我也要变成你这样的英雄”“我写了一部小说你想听听嘛”“我希望我也可以操纵风雨雷电”这样的话。
        后来那孩子就开始幻想自己也是异能者,是最厉害的异能者,手持女神权杖,权杖一挥整片都市就会夷为平地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好可怕。
        陈信宏最后给她回了信。
        【你好。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可是我想你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吧?如果猜错你的性别,我向你道歉。
    关于异能者,他们是维护和平的人,不可以随随便便将都市夷为平地哦。
    我是中心政府的人,不可以泄露太多。不过我要说,如果你将来会成为异能者,那一定要知道,做一个好人,不要当坏蛋,好吗?
    当然,如果你不是的话,那也可以做一个平凡人。平凡人也是值得称赞的。
    我不是一个偶像,我也只是一个一般般的异能者。以后呢,可以给我写信,我很乐意和你聊天。但是不要写这样子的信了哦,好不好?(´• ᵕ •`)*
                                                    阿信
                                             xx年5月10日】
        这封信寄出去后,陈信宏没有得到回应。温尚翊的脸色渐渐地似乎好了些。

    24.读心者被百般猜忌。
        对于邓有宗的恐慌是不知何时在中心政府中传开的。
        虽然知道读心者不会没事干就去读别人的心,但是大家还是很害怕他。
        渐渐地就变成了“他是东区激进派派来的间谍,要毁掉中心政府”。
        “他是疯子。”
        “他是间谍,我们的想法都会被他知道然后告诉他的上司。”
        “那家伙就是来搅乱我们的秩序的。不过要是这么说的话刘谚明也会中枪……没人敢说他,都是那个新来的的错。”
        邓有宗的头痛越来越厉害。他总是能看见那个血淋淋的黑色森林,总是能看见那个血淋淋的蔡易展,抓着自己的手臂说阿璞马上就来了,和我一起等他吧……
        他这次没有回应蔡易展,也没有在他说完话的时候就清醒过来。邓有宗往回跑,想跑出这片森林。但他出不去,他在森林的边缘碰到了一面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同样血淋淋,血从自己的手腕和脖颈的刀痕流出来。
        蔡易展又出现在自己身后了。他说:“我们一起等阿璞来吧。”
        那家伙是苍白的。在白色的衬托下,血迹更加的显眼。

    25.失去异能。
        人造异能是通过植入芯片的方法得到另外的异能的。因此只要将芯片拿出来就会使异能消失。
        当李贤璞从商店回到房间时,邓有宗出事了。
        他的整个左小臂被割开,血流下来,里面似乎是电线或者什么其他东西,连着一块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芯片掉出来。
        “……妈的!”
        刘谚明听到这事的时候也异常惊讶。他让陈信宏温尚翊带着邓有宗赶紧去医院,把李贤璞留下,说是要讲一件事。
        蔡昇晏站在他身边嗤笑。
        “笑个屁。”李贤璞咬紧牙。蔡昇晏挑了挑眉:“二十刚出头的小屁孩也要和我对着干?”
        刘谚明示意他赶紧滚。
        “嗤。”蔡昇晏不屑地转过头去,耳机塞进耳朵。
        “……阿璞。这里的确有间谍,但不会是邓有宗。”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对于后来李贤璞的问题,刘谚明一个也没有回答。他拉着蔡昇晏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最后,他收到了一个消息。
        “阿璞,我现在是个普通人了。”
        电话那一头刚刚清醒的邓有宗,用虚弱的声音对李贤璞说道。邓有宗觉得自己离那个黑色森林又进了一步。

    26.谁是背叛者。
        会议室的气氛比任何时候都沉重。
        邓有宗没来,李贤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边上空空的椅子,拽紧了衣角。
        温尚翊仍然把腿搁在桌子上。
        蔡昇晏手上打着节拍。
        陈信宏呆呆地看着墙上一副黑白的画,画的是都市全貌。
        当刘谚明从前门进来时,所有人都坐直了。他什么都没拿,站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打开了显示屏。
        “第一件事,关于你们对读心者的恐惧。”刘谚明开口了,一开口看让下面有了骚动。他拍了一下桌子让大家安静:“他现在已经是普通人了,但是我仍然决定让他留下。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责任。就说这么多。”
        刘谚明随后打开了一个文件,内容显示在显示屏上。那是资料室的监控摄像,一个全身黑色的人走了进去,打坏了摄像头。
        “我们的资料室被入侵了。”他说,“摄像头里发现了一个卡在里面的子弹。”
        那颗子弹闪着金黄色的光。
        “所以,我们之间的间谍,不用想了吧。”
        目光都聚集在蔡昇晏身上。被锁定的人只是嘴角扬起。
        “随便你们咯,反正只是猜测而已。刘谚明,你有证据吗?只有一颗子弹?”
        蔡昇晏摊手,不顾会议还在进行,从后门离开了会议室。

    27.言语间的隐藏和交锋。
        “你好,425号蔡昇晏,我是刘谚明。”
        “不用你说,我知道。只有你会三十年如一日的古板。”
        “……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这颗子弹。这种子弹只能用于神明之眼。”
        “是的,是我的。怎么样?你能怎么认为?我就是间谍?开玩笑,神明之眼只是一个名字,这个型号的狙击步枪有很多。要我说,温尚翊有一个认识的人……嗯……好像是叫石锦航,他家里就有一把这种枪,你一定能说明资料室是我入侵的?嗯?”
        “他没有动机。”
        “哪里没有?你知道温尚翊这个人是有野心的——谁没有野心?!中心政府那么大一块肉,现在正是东区最疯狂的时候,他们只要有强者扶持,马上就能吃掉整个都市代替我们。温尚翊这种疯子是最适合的。”
        “你何必要推锅呢蔡昇晏。这样一番话,很难不让我觉得你是在为蔡易展报仇。”
        “蔡易展?管他屁事?!我说了我不想认这么一个白痴,北城生活这么好,一定要跑到东区送死。”
        “……所以你是……?”
        “干我屁事!这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无关。子弹并不能说明什么。”
        “……你的神明之眼与其他的同型号狙击步枪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改造过。但因为一个小失误,导致了你只能使用这种子弹。没事,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回自己房间看看。”
        “那又怎样。刘谚明我问你那,又,怎,样。”
        “你不是间谍,你只是要造反。”
        “所以呢?我可以承认我造反的事实。只是只有我一个还不够。”
        蔡昇晏说完,站了起来,手枪抵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只要你说,我现在就可以开枪。”

    28.野心昭昭。
        邓有宗还躺在病床上。李贤璞为了照顾他已经很久没有到中心政府去,但他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霸天你知道吗,中心政府出大事了。”
        “干我屁事……”邓有宗扭过头去,左臂仍然没有感觉,“我只是希望我不要变成独手。”
        “你右手还在没关系的啦。”李贤璞笑嘻嘻地说道,然后被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知道我在拆下芯片的时候看见了什么吗?”
        李贤璞没有讲话,他的表情严肃起来。
        “我先是看到了一片黑色的森林……我看到了蔡易展,他身上都是血,他让我在那里等你,我也血淋淋的……哈哈哈哈……他先走了,我们两个呢……”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温尚翊。
        “第二幕就是阿信哥。他怪笑着对我和你说,跟我们走吧,吃掉整个中心政府得到整座都市……他身后还有那个长头发的,我不记得他是谁。”
        “蔡昇晏。玛莎哥。”
        “哦是吗?好的……”
        邓有宗说完了,继续盯着没有知觉的左臂。
        中午的阳光好热。李贤璞拉上了窗帘,把整个病房都变的阴暗一些,然后俯下身对邓有宗说:“他们都是有野心的人。”
        “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只不过他们爬得太高。”
        “所以……我们从这里离开吧。”

    29.临死反扑。
        刘谚明再次去地下室时,蔡昇晏已经死了。他的脑袋上有一个巨大的血洞,手上微型枪支好像还在冒烟。
        刘谚明向他鞠了一躬,然后说,埋了。
        中心政府乱了。刘谚明逆着疯狂的人流站在走廊里,看着陈信宏带着笑走到自己面前。他的背后血肉模糊。
        “我可被阿翊打得不轻啊。”
        “看得出来。他死了?”
        “没有,昏了。”
        “你会对他手下留情。”
        “谢谢。相信我我还是一个善良的人。”
        陈信宏还是带着笑,那像是死亡前最后的笑容。他抱住了刘谚明,藏在手里的刀片穿过薄外套和里面的T恤,割开了刘谚明的后背。
        没有人注意。注意到也没有人愿意管。
        ……好痛。
        刘谚明也抓住了陈信宏的后背。他尽力把手指塞进伤口的缝隙里。
        ……陈信宏,你为什么不杀死温尚翊反而来弄死我这个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只是因为我能成为中心政府的领头羊么?
        嘿嘿,你猜。

    30.异能多变,人心难测。
        7月18日。
        邓有宗看着中心政府大楼被拆掉,身边是李贤璞和温尚翊。
        温尚翊瞟了一眼那两人,他只想默默地离开,但好像又很对不起他们两个,更对不起的是蔡易展。
        他杀过多少人啊,怎么就偏偏记着这么一个家伙。
        李贤璞开口:“兽哥。”这是他这几个月来为数不多的和温尚翊讲话。
        “嗯?”
        “你打算去哪?现在阿信哥也……”
        “我去地下找石锦航。”温尚翊看了看自己的手,“可能是报应,我的异能在退化。石锦航也是,不过他状况比我好。可能死在同类的照顾下会好活一点。至于阿信么,我也没想到。”
        “至少都市这段时间不会有更大的问题了。”邓有宗说,“人们会建立一个新的更好的政权的。”
        “我希望是吧。哦,车要来了,我先走了。”
        目送温尚翊搭上公车。邓有宗看够了,拉着李贤璞,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说:“去机场。”
        “等等,真的要跑到国外去……?”
        “不然呢。你的寿命还剩下多少?不想好好过你剩下的二十多年吗?比起依靠体外循环装置苟活,还是多放纵比较好。”
        公路是笔直的。邓有宗的目光放在公路上,他希望他和李贤璞的一生能这样笔直地走下去。
        陈信宏,温尚翊,刘谚明,蔡昇晏,蔡易展,还有那个只在别人口中听过的石锦航,包括他与李贤璞曾经那些不好的回忆,中心政府突然的混乱,邓有宗都希望那只是一个梦。
        忘了吧。人心这种东西,真是难搞懂。

    END.

——写完后的碎碎念。
    三十题真好玩嘿嘿嘿。(*/∇\*)
    没想到最后璞天璞被我写成了HE。本来打算给逊逊嗖嗖一个好结局的我~%?…;# *’☆&℃$︿★? (被打)
    没太多好说的,就是写到电哥领便当我实在是很心痛。下次再也不写这种了。(吐血)
    写这篇文的时候没有多想,单纯xjb写。但是我还是挺满意的。(点头)
    最喜欢的是文里的莎莎霸天和电哥。单纯觉得这三个角色好像写得比较好。(个人感觉)
    总之谢谢各位看到这里的人啦。我回去写宠物物语撒点糖。੭ ᐕ)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