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校级的咸鱼_阿斑

懒得更新。想看文可以翻合集。
合集分类如果有多西皮的话,按第一个tag分类。西皮杂,注意避雷。
只分类近期(到四月)的文章。再之前的……您要看自己翻来吃吧。( ˙-˙ )

其他的看置顶。

【冠莎】坦那托斯

☞cp向见标题。
☞人物死亡有。是刀子。
☞开头句子来自游戏【永远的七日之都】。对我最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被打)
☞时间线混乱外加xjb写就是我!(被打死)
  
  
 
 
 

以下正文。↓
 
   

“一个,两个,三个……今天的收成,完全无法满足呀。”死神坦那托斯轻抚镰刀叹息道。

刘冠佑只在希腊神话中读到过坦那托斯,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真正的见到这位死神。坦那托斯的镰刀就竖在他面前,而刘冠佑的身边是蔡昇晏。
当人类寿命即将结束时,他会剪下那人的一绺头发交给哈迪斯,然后带那个人走。
……刘冠佑宁可让死神带他走,也不要带走蔡昇晏。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愿的事。刘冠佑不能走动,他看着蔡昇晏一步一步像个木偶一样,递上了自己的头发,木然地去迎接死亡……
 
  
……
……
……这里是哪里?
有救护车的声音进入耳畔。刘冠佑睁开了眼睛——眼镜不在他的脸上,他看不太清,不过能依稀分辨出身边的人是石锦航。
“医院。”
石锦航还是一如既往的语言简练。
电话是打到他们几个人合住的家里的,其实这个时候刘冠佑和蔡昇晏已经搬出去了,谁知道为什么会打到那里去。不过还要谢谢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才能让石锦航他们知道出事了。
“车祸……阿信和怪兽在帮你付款,至于蔡玛莎……”
  
  
刘冠佑看见了坦那托斯和坐在镰刀上的蔡昇晏。
那个男孩,好看的脸上全都是血,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洞,左手臂和右腿诡异地扭曲着。刘冠佑不知道他是怎么稳稳地坐在那刀尖上的。
坦那托斯的骷髅脸看着让人觉得压抑。
“嘎……”
骷髅脸动了一下,感觉像是要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它就这样带着蔡昇晏走了,走得干脆利落。
  
  
车祸发生得太突然。
刘冠佑现在还认为,本来应该被带走的是他,而蔡昇晏呢,替他交上了自己的头发。
  
  
医院外是温尚翊和石锦航在吵架。
“他妈的不是说好的要让冠佑晚点知道这事的吗?”
“你觉得早知道和晚知道有什么区别?我晚点告诉他只是消磨他的希望!”
两个人吵了很久,人群渐渐地聚集起来。觉得要大庭广众之下丢脸了,温尚翊才原地坐下拿出了烟盒。
“……冠佑以后怎么办?”
“看他造化。”
  
  
他们解了刘冠佑本来住处的租约,让他会他们三个人——曾经是五个人合住的屋子。
出院后的第三天。那是个雨夜,陈信宏拉不住刘冠佑,任他跪在石板路上淋着大雨对着天空大喊。
“热水器开好了吗,记得叫冠佑回来洗个澡,会冷的。”
陈信宏转头对温尚翊说。他们能做的就是这些,但这些,可能在刘冠佑眼里都比不过蔡昇晏一个笑容。
……蔡昇晏的笑容。哈哈哈哈哈,以后都看不到了吧……
  
  
车祸前一天,蔡昇晏还在笑嘻嘻地和刘冠佑说,他想吃冰了。刘冠佑摇着头说现在还是四月份,还不够热,等到夏天请他吃草莓味的绵绵冰。
  
  
以前从来不碰烟酒,甚至还会要求蔡昇晏不抽烟,温尚翊和石锦航不喝酒的刘冠佑,竟然也沾上了这两样东西。
他的烟都是蔡昇晏生前喜欢的。万宝路——对,蔡昇晏最喜欢的就是万宝路。他喜欢万宝路的那股薄荷味。
现在这家伙,看着文质彬彬,实际也是个会在半夜里拿出酒瓶,摸出打火机和烟盒,坐在窗前看着星空,回想着那张坦那托斯的骷髅脸,还有镰刀上血淋淋的蔡昇晏。
……呵,他和那死神的模样还蛮相配的。可能他生来就是奔着死亡而去的吧。
  
  
“……今天的收成,还是无法满足啊。”坦那托斯抚着镰刀轻叹道。它在巷子里穿梭想要找到目标。
转到一条大路上,它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它依稀记得这个人之前看着谁向自己走过来……
他手里拿着把水果刀。坦那托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它猜测了一下。如果和它猜测的相同,那今天的收成应该就够了。
“……先生,我可以谈个条件吗。”他把一小把头发握在没有拿刀的手里。
坦那托斯看着他。它点了点头。
“请让我和十五天前那个左手臂和右腿都被扭断的家伙,在一起。”
坦那托斯愣住了,它好像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后来那家伙怎么了它不知道。它接过了那一把头发,然后那人的身体就直挺挺地倒下了,倒在了血泊里。
 
  
“……”
没有人愿意出声。
那种看着好兄弟被火化的心情真是他妈的操了蛋。
石锦航觉得里面太闷,向温尚翊借了烟和打火机出去了。
温尚翊也觉得太压抑,赶紧跑了出去。
陈信宏看着燃烧的火焰。他说不出什么,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整个墓园里的墓碑都排列整齐,唯独这里。
有两个人的墓碑是紧挨着的。听说每当坦那托斯上来路过这个墓园时,都能看见一张骷髅脸,以及在他对面站着的两个灵魂。
……坦那托斯只是神话,但死去的人呢?……他们是真的走了。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