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校级的咸鱼_阿斑

懒得更新。想看文可以翻合集。
合集分类如果有多西皮的话,按第一个tag分类。西皮杂,注意避雷。
只分类近期(到四月)的文章。再之前的……您要看自己翻来吃吧。( ˙-˙ )

其他的看置顶。

【电天】愿意喝一杯么?

☞标题乱取系列。
☞在小橘的酒吧里两个酒保谈恋爱的故事。(误)
☞架空。
☞当然不可能有后续。
  
  

以下正文。↓

 
  
  
  
  
  
  
这是蔡易展到酒吧里工作的第三百四十六天,也是邓有宗到这里工作的第三百四十六天。
整个酒吧里就他们两个和趴在桌子上咸鱼的杨销橘——这家伙是他们的老板,也是好兄弟。
李贤璞说是要照顾李宝玓所以先回去了。刘彦辉今天直接没来,请了病假——蔡易展才不相信他会生病,昨天还生龙活虎的。不是宅在家打电动就是出去泡妹子去了。
蔡易展在吧台的最左边,他看着邓有宗擦高脚杯。
这时门上的风铃响了。那个叫杨销橘的只是挥了挥手,好像这酒吧和他没关系似的。
屁咧,你可是老板。
进来的是一个火红女郎——她一身火红,连唇色和指甲油都是艳红的。
蔡易展看着女人裙子后的大撮大撮红色羽毛,想到了某种禽类。嗯……什么来着?
关于禽类和这个女人的联想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看见那女人趁着点单时将手放在了邓有宗手上。
……我很好。
她要了一杯“血腥玛丽”。这款鸡尾酒很少有人会点,因此蔡易展把这个人记得很牢。
……只是记住而已,不会报复的。虽然女人的目光在邓有宗调酒时,没有离开邓有宗身上一秒。
我都没敢这样做……蔡易展心想,毕竟上班时间放闪是会被杨销橘扣钱的。
可是现在这位老板还在咸鱼哪里管这里发生了什么骚动。
女人的目光是从脸部开始往下游移的,顺着脖颈划到解开两颗扣子的白衬衫,露出的锁骨,再是手臂线条和腰线……
我可以在这里松松裤头吗?蔡易展看向了仍然咸鱼状态的杨销橘。
一杯鸡尾酒调好,邓有宗把酒杯推到女人面前——他其实早就感受到右侧的迷之灼热,擦擦手准备到蔡易展身边去,却被叫住:“你稍等一下……”
“有事吗?”
是那个女人叫住了他。
“我想请问一下……”女人又一次将手放在邓有宗手上,这次似乎还加紧了点力道握住,“小弟弟有没有联系方式啊?”
邓有宗脸上仍然没有表情。他觉得这个女的可能是来揩油的。
“抱歉。”
“哎呦……那这样吧,”女人喝了一口酒,“你觉得姐姐,漂不漂亮呢?”
蔡易展接受到了求助的目光,他摇了摇头,做出嫌弃的表情把头扭到另一边。
“……嗯。”
“那小弟弟对姐姐有没有兴趣呢?”
面前这个女人一身火红色把自己装扮得像只大鸟,包括指甲油和放在边上的手套也是火红火红的,还有口红——邓有宗不太懂这种东西,但这种大片大片的红色配上酒吧暗色系的色调,真的刺眼。
“对不起,没有。”邓有宗挣开女人抓住自己的手,“而且这位小姐,不瞒您说我已经有对象了……”
“哦~她长得怎么样啊?”
“也许不能跟您比,但是……”
话到此处,邓有宗转头看向了蔡易展。
“比您好。”
他用蓝色的手绢把两只手仔细地擦了一遍,走过去一把搂过蔡易展,然后像是挑衅一般地对火红女郎眨了眨眼。
她没有理会,拿出手机对着喝了一小口,杯边还带着唇印的鸡尾酒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开始自拍(不知道有没有把咸鱼的杨销橘拍进去),似乎是发了朋友圈之后打起了电话。
邓有宗看了一下手表,想问蔡易展什么时候可以下班,结果却被扣住后脑勺吻住。
这个深吻来得太突然,邓有宗甚至忘记怎么换气。他抓住蔡易展的衣摆,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赶紧推开。
这个吻带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它们还残留在蔡易展嘴边。蔡易展舔舔嘴唇:“你连接吻时怎么换气都不记得了?”
“我突然把你强吻了你还会记得吗。”
“来试试看啊。”
果然露出了流氓本性。邓有宗嫌弃地瞥了这人一眼。
“……你和那女的说了什么。”蔡易展板下脸来。
……是吃醋了么?
“她可能是想泡我。”邓有宗说道,拉过一个椅子坐下,顺便给自己倒了一杯rum,“我说我有对象,比她好的多。”
然后小孩子一样的笑容又出现在了蔡易展脸上。
“所以啊电哥,愿意来一杯么?”邓有宗举起了手里的酒杯,指了指边上的rum酒瓶。
“行。”

当然,咸鱼的杨销橘还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不过他也不打算扣工资了,毕竟这两个人的工资再扣就要变成负数了。
……这个“上班时间不许放闪”的规矩有什么用呢。摊手。

END.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