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斑🐟

我是阿斑。详情请戳。↓

过激节奏组厨。周末日常半夜失智。

头像是最近嗑爆的我们电电天天。

见到我不学习请一巴掌打醒我告诉我不学习不能看831。_(:D)∠)_

【电天】【橘璞】迷之宠物物语(三)

写在文前。
☞cp向见标题。请自行避雷。
☞阿璞拟犬注意。霸天拟猫注意。
☞为什么阿璞拟犬呢?不要问我。(喂)
☞架空。
☞我就是来挖坑搞事情的哈哈哈。
☞将来有没有车,不知道。(喂)
☞由于本章都是你夭所以月天的tag不打了。
☞可以的话请继续。↓



  

 
   


    蔡易展一进来就看见一只黑猫,追着一只嗷嗷直叫的柴犬,嗖嗖地从自己眼前飞过去。
    然后陈信宏带着一脸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走过去拎起那两个家伙扔给一边的刘冠佑和温尚翊。接下来仍然带着这个微笑给了自己一个熊抱。
    卧槽……
    蔡易展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还好陈信宏马上把他松开,说:“阿电你说好要领养这只布偶的吧?!”
    “是啊……”
    陈信宏把还在半梦半醒状态下的霸天从窝里拖出来:“跟你讲这孩子之前右前爪受过伤要注意点,我也不知道谁家那么狠心把这么好看的小猫丢掉……你好好照顾啊。”
    “好嘞。”蔡易展点点头。他实在很想快点从这个喧闹的地方出去。
    “诶阿电你别走。”刚拿了猫打算走出去,陈信宏突然把他叫住给他塞了包狗粮。
    “我,我不用这个。”
    “不是。你带给小橘。”
    不久前杨销橘带了只哈士奇回去,之后作为他的邻居的蔡易展,经常能听见隔壁噼里啪啦的声音。他有一次上门去问,杨销橘只是说:“阿璞拆家了。”
    “阿璞?”
    这句话说完,那只叫“阿璞”的哈士奇就从杨销橘身边冲出来,跑进了蔡易展家里,还差点没把他撞翻。
    杨销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知道了吧……”
    没几分钟又以相同的速度冲了回去,然后又是噼里啪啦的响声。
    蔡易展呆滞.jpg。
    杨销橘耸肩.gif。
    后来知道这二哈也是阿信哥店里买的,蔡易展不禁抖了一下。不知道那里的猫是什么样子。
    不过到现在,猫包里的布偶还是一种很乖巧的样子,也没有那么可怕。
    把蔡易展送走之后,陈信宏坐到了柜台后面,拿着咖啡杯翻了翻账本,时不时抬眼看看打架的黑猫和柴犬,偷听一下边上刘冠佑和温尚翊在讲什么。
    嗯,人类的生活真好哦~

    蔡易展看到布偶右前爪上的疤时,还是不自觉地心疼了。不过那布偶猫似乎并没有在意,漫不经心地啃着爪子。
    他对霸天说:“过会儿我们去认识下隔壁的橘哥和他的阿璞,还有楼下的刘逼好不好。”
    “喵。”
    ……可真是把冷漠发挥到淋漓尽致。
    刚打算把霸天扔进窝里给它准备食物,突然那叫阿璞的二哈,从半掩着的门里挤了进来,一个飞扑对准了毫无防备的蔡易展。
    蔡易展就这样被一只哈士奇摁倒在地上。
    然后就是一大串一大串熟悉的魔性的笑声。蔡易展不看都知道那是杨销橘和刘彦辉,前者已经笑得直不起腰,后者倒还有点良心,把阿璞从蔡易展身上拖走。
    阿璞在刘彦辉脚边蹭了蹭,目光锁定在角落里舔毛的布偶身上。
    一猫一狗开始对视。渐渐地它俩似乎有了攻击对方的态势。
    “啊哈哈哈哈电哥对不起啊我先带着阿璞回去啦……”杨销橘仍然在笑,强行拖着阿璞一边笑一边回去了。
    蔡易展觉得杨销橘最近一定有健身,不然他怎么可能一只手就拖着那么大一只狗走了。他转头一看,布偶已经到了刘彦辉手里。
    “诶超可爱!”刘彦辉眼睛都在发光。蔡易展知道他特别喜欢猫猫狗狗,家里养了不少,以前还在宠物医院打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在B站玩起了吉他,最近他好像在琴行兼职。
    “当然你要的话肯定是不会给你的啦。注意点它右前爪有伤。”
    “……靠,被刀子割的吧。”看了看那块痂之后刘彦辉说道,“你领养的?”
    “嗯。”
    “这家伙别是受过虐待的吧……阿信哥把它照顾不错嘿嘿。”
    蔡易展看着布偶被他递给自己,揉了揉怀中猫咪光滑的毛。
    “对了!”突然地喊道,“我上网查过,布偶可以给它编辫子,刘逼你会吗?”
    “会是会可是你确定……?”
    “试试看嘛!”
    刘彦辉点了点头,告诉他后果自负,然后就动手认真编起辫子来。

    陈信宏喝了一口咖啡,看了看桌上还在熟睡的布偶猫,又看了看坐在自己面前的蔡易展,还有边上也在盯着布偶看的蔡昇晏。
    “忘记告诉你霸天这家伙是死傲娇中的死傲娇了,不要这样乱玩它也不要为难可爱的刘逼。”
    蔡易展呆住:“刘逼可爱吗?”
    “还好啦……诶重点不是刘逼是这家伙,”陈信宏放下咖啡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它不会对你有好脸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让他一个猫冷静冷静。”
    “昂。”蔡易展点了点头,伸手想把霸天塞回猫包里却被一爪打开。
    最后还是陈信宏和蔡昇晏帮着他弄完,跟他超热情地拜拜。蔡易展还在想阿信哥边上那个长头发的男子他没见过呀,本来想问问他是谁可是想想没必要就算了。
    陈信宏转头看向蔡昇晏:“霸天和你是同类,别那么充满母爱地看他。”
    “吼陈信宏你不也是。”
    “我在这摸爬滚打的时间可比你多的多。”
    陈信宏傻笑了一下,看看时钟说:“好啦好啦下班啦各位。阿翊记得把你狗子看看好啊不要再让它吃我的白纸了……”
    “我不是狗子。”被温尚翊扯出来的石锦航回了一句。
    “你不是狗子是什么?阿信我们走啦拜拜。”
    “拜。”
    打了招呼,四个人都走了,陈信宏关上门锁好卷帘门,回家去。新的一天又要开始啦,他想。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