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斑🐟

我是阿斑。详情请戳。↓

过激节奏组厨。周末日常半夜失智。

头像是最近嗑爆的我们电电天天。

见到我不学习请一巴掌打醒我告诉我不学习不能看831。_(:D)∠)_

【兽石】【冠莎】迷之宠物物语(一)

写在文前。
☞cp向见标题。请自行避雷。
☞航哥拟犬注意。莎莎拟猫注意。
☞架空。
☞我就是来挖坑搞事情的哈哈哈。
☞将来有没有车,不知道。(喂)
☞可以的话请继续。↓







    如果温尚翊和刘冠佑没有去陈信宏那间神奇宠物店帮忙的话,生活应该就不是这个样。
    某天陈信宏笑眯眯地对他们两个说,你们俩今天辛苦啦抱个猫猫狗狗回去吧~然后温尚翊就被塞了只狗子,刘冠佑就被塞了个小猫。
    两个人看着怀里的宠物一脸懵逼——到底是为啥要给我们塞宠物狗宠物猫啊!
    不过推辞不掉,就安安心心养着吧。陈信宏拍拍胸脯说这是他店里最可爱的一只狗一只猫,送你们算是对你们好啦。
    OK。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条柴犬被温尚翊养了有段时间了,一天陈信宏来他家的时候,悄咪咪地说了这么一句:“你注意点他的动静啊……”
    “动静?”
    “对,到时候变成一个人也说不定——说不定啦!”
    温尚翊茫掉。要是这条狗子真的变成个人的话,陈信宏你是要负全责的好嘛!
    陈信宏表示这狗子是你的干我屁事。
    温尚翊无言以对。最后他还是把柴犬留在了自己身边。
    直到某一天那狗子往温尚翊床上一跳,趴在床上睡了,第二天温尚翊起床发现身边多了个人。
    ……狗消失了,出现了个人。
    不得不说这人长得真好看,短发干净利落,黑体恤黑裤子把身材裹得很好,不过这脖颈上的项圈和脑袋上毛茸茸的耳朵……
    说实话如果是一条宠物狗戴着项圈的话,温尚翊不会有什么想法。可是这他妈是个人啊!
    他没有想到那方面。真的。
    心情复杂之时他身边的人起来了,挠挠头发扯了下脖子上的项圈,睁大眼睛——好像这眼睛不怎么大,直勾勾地看着温尚翊。
    “嗨?”
    “嗨……”
    温尚翊伸出手碰了下那人的手臂。没错啊是普通人皮肤的触感……陈信宏你到底给我塞了什么奇怪的小动物?!
    那人看着温尚翊呆滞的样子笑了:“诶你好你好。我叫石锦航。”
    然后伸手要和温尚翊握手。温尚翊这才发现这叫石锦航的家伙背后还有条毛茸茸的尾巴。
    握个手赶紧起床。
    “你吃什么?能吃麦片吗?”温尚翊从盒子里拿出两袋冲泡式的麦片,“……应该可以吧。”
    石锦航点了点头。
    简单解决早餐,温尚翊拽着这个带着犬耳和尾巴,甚至还莫名戴着个项圈的男人冲进陈信宏的宠物店。
    刘冠佑已经在了。
    “诶……怪兽你这是……?”
    “我家狗子。”
    “哈?”
    温尚翊没有和他解释,而是把陈信宏从柜台后扯出来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诶嘿……不就多一点开销嘛……航哥他开心的话会变回柴犬的样子不影响你撸狗子呀……”陈信宏说着嚼嚼嘴里的零食。
    嗯,话是这样说可是这也太诡异了,而且说实话他不舍得就这样把石锦航扔掉——虽然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可是扔掉了这个故事就完结了没意思了。于是温尚翊不得不接受了家里的这个新成员。
    至于刘冠佑,他没什么想法。毕竟他家莎莎还好好的什么都没发生呢。
    ……没发生吗?
    今天刘冠佑帮完忙回去,开门开灯看见家里乱糟糟的。他无奈地笑了笑,换上拖鞋四处喊:“莎莎?莎莎你在哪啊?”
    没有回应。这个时候莎莎应该在书房的电脑桌上睡觉——可是书房里什么也没有。
    最后刘冠佑在自己卧室,看见一个在床上熟睡的少年。不能算少年,大概也二十多的长发男子,居然还……穿着睡裙。
    到肩的头发散落在他的睡容上,好像还……有一股甜甜的感觉?
    他伸了个懒腰,起来抓了抓头发,再是揉了揉头顶的猫耳朵,接下来晃晃脑袋,脖子上的铃铛项圈叮铃铃地响。然后他看了看站在门口愣住的刘冠佑,轻轻地:“喵。”
    ……卒。
    他好像意识到自己发出了什么不太对劲的声音,咳嗽一声,跳下床用娃娃音对着呆在那里的刘冠佑说:“你好啊谚明,我是蔡昇晏。”
    “谚明……?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用这个名字了。”刘冠佑歪着头,心想蔡昇晏是怎么知道他以前的名字的。
    蔡昇晏摆出一个微笑:“你的身份证没有改名字啦。”
    ……猫咪找东西的能力这么强的吗。
    第二天温尚翊早到,正打理着地面猫猫狗狗漫天飞舞的毛时,抬头看见了刘冠佑。带着笑的刘冠佑。
    妈耶,这还是那个公务员吗?
    “冠佑你这是怎么了?一反常态的皮开朗俏……啊不是开朗俏皮。”温尚翊把簸箕扔到一边,店里仍然是猫毛狗毛各种毛飞来飞去。
    刘冠佑看着他看了一会儿:“你觉得有这么一个嗯……奇怪的宠物朋友——也许是人类朋友,是好的嘛?”
    “还好吧……”温尚翊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石锦航跟自己抢被子的事情。
    石锦航作为一只狗子,最后的倔强就是——那床贼舒服的被子。然后这两个人就陷入了一场争夺被子的战争。
    后来温尚翊去重新拿了一床给自己用。
    “对,就还好。”
    “那就好了嘛……”刘冠佑笑着点点头,搞得温尚翊不明所以。不过他知道,刘冠佑肯定也经历了他经历过的事。
    陈信宏你他妈到底给我们塞了什么奇怪的小动物……
    温尚翊这样想着继续去收拾飞扬的动物毛屑了。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