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imatsu

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微博@电哥没拿稳的鼓棒)

「第零号街道」


五。

人物比较多所以每条线都不同。
我正在尝试着努力切进主线。真的。
新人物快出现了,嘛,反正就打个酱油……
————————————————————————
  早上。
  蔡昇晏起床,边上的床铺是空的,桌子上什么也没有。
  ……刘谚明是想饿死我吗?!不满地揉着咕咕叫的肚子,蔡昇晏披上一件薄外套,出门去。
  入秋了,本来就空空的街道更加萧瑟。风吹过时会有两团尘土飞过去。
  蔡昇晏裹紧衣服。走了一段,到了小卖部。
  「石锦航!」蔡昇晏往里面喊道。石锦航掀开帘子走出来,问:「有事吗?」
  「谚明在你那吗?……还有,有没有吃的。」
  蔡昇晏问后一个问题时明显放轻了声音,脸上突然有点红扑扑。
  石锦航看着他略微抖动的头毛,从后面拿了几包苏打饼干:「不在。不过吃的倒是有一点点。」
  「谢谢。」蔡昇晏把声音放得更轻了,接过饼干啃来吃。石锦航则是手肘撑在柜台上看他吃东西。
  明明只比自己小一岁,却像个小孩子。
  正胡思乱想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跑进他的耳朵:「石头!你看到阿信了吗?」
  「我这里是失物招领处吗?」石锦航不禁失笑,「没有啦,不过你们两个还在这,不会跑出街道的。」
  「不会倒好了!」温尚翊有点气愤,手掌摊开,里面有几块钱,一口气要了好几瓶啤酒。
  打开瓶盖后,他转头看向边上默默地吃饼干的蔡昇晏,说道:「你找谚明?」
  蔡昇晏不想说话,只是点头。
  「啊,谚明刚刚问我这里有没有大一点的市场,可能买东西去了吧。」
  说完这话突然趴在柜台上。
  「可是阿信呢……」
  温尚翊一边看着玻璃柜台发呆一边把啤酒灌进肚子里。蔡昇晏吃完饼干后,和石锦航说了再见,准备离开。
  「玛莎,等一会儿。」
  刚刚还喝趴的温尚翊抬起头来:「我和你一起走。」然后手里拿着啤酒就跟过去了。
  石锦航把门关好。
  「我今天不想看店。」他随意地说一句,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跟着两个人。
  奥……所以要跟踪我们……温尚翊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人。
  街道异常的空荡,路过河边,连本来一直在那里奔跑玩耍的小孩都不见了。
  丢掉孩子的事情多了去了,太平常不过。就是少了这么点喧闹声,温尚翊的心里也跟这街道一样的。
  ——陈信宏!陈信宏你他妈的到底在哪里?
  温尚翊想着想着加快脚步,很快就把后面的蔡昇晏和石锦航甩掉了。
  看着地面快步行走。
  突然就撞在一个人的怀里。温尚翊拍了拍自己的脸,赶忙说对不起。
  被撞上的人轻笑,开口道:「阿翊,你什么时候能一直这样说话就好啦。」
  「陈,陈信宏!!!」
  陈信宏正好在路上碰到了刘谚明,于是两个人一起去市场买了点东西,回来就让温尚翊撞上了。
  温尚翊羞着脸推开陈信宏,往回跑,跑到石锦航后面去躲了起来。石锦航一把将他拉出来。
  「人找到啦你倒怂了!」
  「不是……/////」温尚翊捂着脸说不出话。靠,陈信宏这家伙的胸口怎么那么……舒服?
  蔡昇晏跑过去扑进刘谚明的怀里。后者揉了揉他的头发。
  「忘记给你弄早饭啦,回去帮你做。」刘谚明温柔地说道。蔡昇晏点了点头,又和陈信宏说了两句话,就跟着回去了。
  几分钟后石锦航突然消失。
  温尚翊把拳头比在陈信宏下巴下,狠狠地说:「你到时候要是再瞎跑,打死你哦!」
  「好了,我知道啦。」陈信宏微笑着,抬起手,「坑了谚明一点点吃的,先放回家里吧。」
 

  陈信宏把食物扔在桌上,解开外套扣子。刚打开一颗,就被温尚翊抓住领子摁到了墙上。
  「陈信宏!你根本就是在骗我!」
  「……哪里有?」
  「你没有去市场!裤脚管上的烂泥是怎么回事?!」温尚翊喊道,「不要再骗人了!你肯定去过暗巷!」
  啊,是哦,下水道嘛,没有点烂泥巴才怪嘞。陈信宏心里想着,完蛋了,失算。
  「那个,阿翊。我嘛,去暗巷找阿璞他们谈点事。」陈信宏眼神飘啊飘。温尚翊看着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和李贤璞关系那么好,找对方讲讲话应该是正常的吧?这家伙肯定也缠着刘谚明给他付钱了,不然不会拎着东西回来的。
  温尚翊渐渐放开了陈信宏的衣领,后者突然间抓住他的手,认真说道:「放心吧,以后我真的不骗你了!」
  「……不信。」温尚翊甩开他,转身离开。离开前还用疑惑的表情看了看陈信宏。
  这个表情被记住了。他不信,不信不信不信。
  陈信宏坐到床上,烦躁地揉着头发。头顶上的毛乱糟糟,鬓角有点翘起来。
  他刚刚真的是和李贤璞谈一件事去了,就是那个暗巷入口。
  两年间大家在陈信宏的帮助下摸清了整条暗巷的各个角落,唯独这扇门,在发现只能从另一边开后,起了争执。
  杨佳运坚持要自己去下层世界找找,蔡易展想跟他一起去,也遭到邓有宗的反对。李贤璞和刘彦辉自然也不答应。陈信宏想介入和解一下时,李贤璞又说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肯定更好一点,他就没有再管,因此这件事一直停滞。
  是啊,不能让杨佳运再去送命了,因为蔡易展已经被自己坑过一把了!而且下层世界的黑市更加可怕。
  这次陈信宏是去说,停止接下来有关这事的任何活动,不听不想不知道。
  「……真的吗。」李贤璞低着头问道。
  「是。」
  他也不知道说出这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心里挺痛的,明明自己提出的建议,最后自己放下了。
  陈信宏颓废地倒下。

  李贤璞石头剪刀布输了,所以要去买吃的喝的。
  喂!他们是说好了一起出石头的吧!
  心里想着走到暗巷上面的小卖部。真的不是暗巷里没有店面,而是这里可以稍微便宜那么一点点,毕竟和石锦航已经两年多的熟人了。
  玻璃柜台前加了两把小凳子,据老板说,要是蔡昇晏再次因为没有早饭吃而来蹭吃的,就让他坐着好好吃好了,既然都蹭了就服务全套吧。
  可是谁知道那上面有没有涂些什么东西……这人和蔡昇晏的关系很迷幻欸。
  碍于害怕涂了胶水,李贤璞还是站着了。
  「石头哥,瓶装水一箱,啤酒一箱,饼干两盒……」
  「拿得动吗?」石锦航把一个大箱子放到柜台上。李贤璞笑了笑,答道:「那我也没办法呀!想办法拿回去了。」
  石锦航点头,他又凑过去,问道:「对了,最近阿信怎么了?没精神的样子。」
  李贤璞眼珠子转转。以前阿信哥和石头哥讲过一些上层下层和暗巷的故事,告诉他应该没问题吧。
  「阿信哥啊……他……第一步就失败了。」
  石锦航大概知道这第一步是什么。以前陈信宏和他讲过这个设想,他还当成笑话听听。
  现在看起来并不是笑话了。
  也许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个笑话。

  陈信宏轻轻地推了推那扇门。没有动静。
  他很用力地推那扇门。也没有动静。
  哐!他用身体去冲撞那扇门。仍然没有动静。
  ……明明密码锁早就被霸天破解了。陈信宏想道,果然除了从下层世界去开,就没有办法了吗。
  那么,就我来去好了。
  陈信宏重新戴上帽子,不舍地看向门口,一转头走开了。
  那家伙说不定有办法帮我。陈信宏跑到诊所里,借了那里的座机打电话。
  「喂?不二良?」

TBC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