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imatsu

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微博@电哥没拿稳的鼓棒)

「第零号街道」

莫名的写的很长?
背景基本上补完了  接下来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可以进正常时间线了
实际上还有一点点坑没有填平  总之适合填的时候再说了٩( ᐛ )و
我以后还是用文本发吧´_>`图片糊的一批´_>`

四。

此东区非彼东区东区的东区。
地名都是我瞎扯的。
两年前阿信石头年龄26,谚明年龄28,玛莎怪兽年龄25,八三夭各位都是20。
人设和故事背景尽力补全中……
—————————————————————————
  提到上层世界,还有一个地方是要讲讲的。
  東字町。人称东区,名字由来是因为那里的主干道纵横交错,像是一个繁体的东字。
  東字町是上层下层的连接处,所以是上层世界中除了暗巷以外最富裕的地方。当然也不是一般人能随随便便去的。
 
  大概两年前,東字町的一天晚上……
  「有宗!坐我后面嘛。」
  「……不,让刘逼坐。」
  「这个时候不要再闹啦!」
  「小橘,不管他们我们先走吧。」
  「好好好。我们走!!!!」
  杨佳运的自行车抢先出发。邓有宗没有理会蔡易展,飞身上车赶上去。
  蔡易展无奈地看看后座的刘彦辉,说一句「走了」便踩动踏板。
  叮铃铃。叮铃铃。
  走走停停,过了两天,到第零号街道。
  哐当的一声,三辆自行车被扔在路边。过几天会有人把这些破铜烂铁捡走拖到大老远的废品收购市场卖钱的。
  街西的尽头。
  李贤璞上前去敲了敲门。屋子的主人懒懒散散地回答,抓着头发打开了门,然后他睁大了眼睛。
  「阿信哥。」
  「诶,你们来啦。」陈信宏不好意思地继续抓头发理鬓角,抬头看了看李贤璞。
  这孩子个儿长高了。前几年的时候他还比自己矮一截呢。
  日子过得真快。
  「我刚刚起床没弄头发,你们先歇一会儿。」说着转身进去。李贤璞招呼大家进门坐会儿。
  杨佳运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板坐下,说道:「我就先坐着了,骑车太累了——」随后双臂一展仰面倒在地上。
  「我们就这样把车扔掉了?」刘彦辉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杨佳运。杨佳运歪头,几秒后又点头:「本来就是垃圾场边上的破车嘛,你那么会做生意,到暗巷里多干几年不知道有多少辆自行车给你骑。」
  「阿信哥把我们喊来到底干嘛啊?」蔡易展玩了很久的手指头。他不知道边上的邓有宗一脸看孩子的眼神,就这样看了他很久。
  李贤璞摊手。他只是收到陈信宏的邀请信而已,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就这样把一群人掳过来真的好吗……大家这样想着,陈信宏已经捂着鬓角出来了。
  「小橘呢?」陈信宏四下望了望。其他人互相使眼色,然后指着地面异口同声:「阿电(我)脚边!」
  陈信宏看着地上躺着的杨佳运足足有一分钟,之后拍拍手:「好啦好啦大家都听见我讲话就OK了。暗巷那边我已经给你们找好地方住了,接下来就听我说的,该干嘛干嘛啦。」
  「什么?」杨佳运猛地坐起来。
  「我有没有提过,暗巷的一个入口?」陈信宏突然压低声音,「就是那个,可以通向下层世界的口子?」
  摇头。陈信宏拖过一张灰不拉几的凳子,拍了拍便坐下,讲道:「暗巷实际上是分上下层的,一半在上层,一半在下层。下层的暗巷被称为黑市,那里是被严格控制的,原因不只是违反法律,当然还有……那是最大的不正当贸易区,非法资产流动区……」
  「要是我们能打通这两个地方……」陈信宏说着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得意地笑了,「搞事情嘛,谁不会呢?凭什么我们要在上层世界当穷人?」
  大家愣住。陈信宏站起来,笑道:「这个忙,你们考虑考虑。说我们在上层世界过得好好的,不想要有钱,谁信呢?」
  年轻人嘛,热血。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一口答应了。
  陈信宏笑了。送客前,他把钥匙扔给蔡易展,又说:「那个,阿翊过半年可能要来,我……到时候再说吧,介绍给你们?」
  「好啊,不过阿翊是谁啊。」李贤璞问道。
  陈信宏听了这个问题,傻笑了一会儿,随后开口道:「我老婆啊!」
  

  温尚翊来到街道就是以后的事了,前面提的差不多啦,所以就不多说了。
  那么继续讲述之前的事情。

  搬进暗巷后一个月,日子一直平平淡淡,比起之前在東字町天天搞事情,显得无聊了一点。
  蔡易展每天都敲着门大喊:「给我找点事做啊!!」
  杨佳运翘着二郎腿,放下手里的书本:「别喊了,你既然上了贼船就当个海盗吧!」
  没有用,一直到陈信宏出现在蔡易展的视野里。
  「带你们去认识两个人。」陈信宏摘下帽子,微笑着对蔡易展说,「你去把其他人喊过来。」
  「好!」蔡易展兴冲冲地拽来剩下四个人。陈信宏看了一下,嗯,两个没睡醒的,委屈你们俩了。然后带着大家往上面走。
  刘谚明和石锦航已经是街道的老居民了。前者还是开着小诊所,后者在两个月后搬出诊所,借了刘谚明的钱弄个小卖铺呆着。
  「啊?让我教他们偷东西?」刘谚明不可思议地看着陈信宏。陈信宏猛地点头,说:「总归要有个用得着的技能嘛,街道虽然穷了点,但是能偷的东西不少啊。要是读点书,到这里来根本活不过来啊对不对……」
  话格外的多,刘谚明听着听着就被洗脑了,答应了陈信宏的要求。陈信宏转头看向坐在水池边上的石锦航。
  石锦航抬眼。
  「……还有人要干这个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事?被抓住连个全尸都没有。」说完这话继续低着头擦折叠刀。
  「头哥!」
  不知何时陈信宏已经窜到他面前。石锦航默默地把他推开,说:「……如果有必死的决心那也没问题……」
  「有啊!」陈信宏对蔡易展眨眨眼。虽然蔡易展是答应了,可是这个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坑诶……
 

  挖的坑就是要跳进去,不管谁挖的你都得跳,至于出不出得来,就是看你造化了。
  「妈的。」
  蔡易展骂了一句。
  刚刚干掉委托自己干活的人,烧掉他给的钱,就被什么人偷袭了,跌跌撞撞跑了好久进了一个空仓库才甩掉他,现在看看那道刀伤,已经滴滴答答流了不少血。
  头晕。所以直接倒在了地上,头靠着墙壁快要昏过去。
  ……我流的是血还是泪啊?
  蔡易展挣扎了一下。再不止血,就只能死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了。
  ……还没有完成阿信哥交代的事呢。
  …………还没多抱抱小橘……
  ………………还没亲到有宗的脸……
  ……………………之前弄坏了刘逼的眼镜,还没赔他新的……
  ………………………………阿璞……答应到时候送他的CD……
  空!
  仓库的大门被硬生生踹开。杨佳运和邓有宗逆着光站在外面。
  「霸天,快点去吧,我守着。」杨佳运擦擦沾了血迹的菜刀。菜刀真的太不符合自己了,可是只有这个能用。
  邓有宗拎着药物跑到蔡易展面前给他试着包扎。蔡易展看着自己身边这个认真的人,吃力地抬起手,揉揉他的头发。
  「别动!」
  「……好。」
  有条不紊。三个人是从密道回去的,路上杨佳运还在炫耀怎么杀掉了那个偷袭蔡易展的人。
  邓有宗听得有点头皮发麻,他没怎么见过血,更加不习惯杀人的场面。
  蔡易展轻笑:「那就我来保护有宗好啦。」
  「……换成刘逼他也不会习惯啊,你去保护他。」邓有宗嘴硬道。
  在这以后,无论蔡易展怎么说,邓有宗都不允许他继续当杀手了。从此蔡易展一直帮着刘彦辉打理店铺。
  「失业啦?」刘彦辉问道。蔡易展摇头。
  「好了,霸天是关心你啊。」刘彦辉说道,「挺好的。」
  对啊,挺好的。蔡易展想着放下手里的水杯。

  后来温尚翊搬来,蔡昇晏出现在大家的生活里。
  来到街道的人,总归有一个目标。当然,最后的结局是好是坏,还不知道呢。

TBC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