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imatsu

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微博@电哥没拿稳的鼓棒)

【信兽】【冠莎】末日逃离

历经各种难产终于产出来啦哈哈哈哈嗝。QAQ

食用说明:
【一】cp向主要为信兽冠莎,其他的零零散散一些小糖,不接受ky,除了信兽冠莎其他涉及的cp都不打tag了,我怕把你月天儿所有的cp都贴上去(划掉)。
【二】科幻末日向,但是一点也不科学,纠结于细节你就输了。看着打发打发时间就行。
【三】完全架空。
可接受的往下↓
   
    
    
     
     
   

      
     
      
   

2049年5月。
温尚翊在会议桌的最前端,在他右手边第五个位置上的是陈信宏。后者作为一位特别嘉宾来参加这次会议。
如果放尊重一些,大家都应该叫他“陈博士”,但本人说这样的喊法毫无必要,于是人们都叫他“阿信”。陈信宏依靠着自己这些年的科研成果,获取了SP高管温尚翊的信任。温尚翊曾经邀请他来SP工作,但被拒绝了。陈信宏说,只要给他一个地方来进行有关宇宙的研究。
从此SP总部多了一个实验室,是陈信宏专属的,只有他一个人能够进出。
今天的陈信宏出山了。
会议是有关世界末日的。玛雅人曾经预言2012年12月21日会迎来世界末日,但到了那一天,却是毫无异常。如今预言又一次出现,在2050年2月21日,世界末日真的会出现。虽然科学家们不能确定真假,但SP作为研究宇宙的组织,不得不对此进行讨论。
温尚翊显得很严肃,他讲完这些事,很快就遭到了反驳:
“放屁吧。”
是蔡昇晏。他对于宇宙这一块来说,是一个外行人,不知为何,温尚翊还是将他请了过来。温尚翊眯着眼看他。
蔡昇晏又说道:“你们有证据吗?”
“暂时没有。”温尚翊脸上突然挂起了笑容,“不过最大的可能是,一颗名为‘Alpha0004’的行星离开它原本的轨道,撞击地球。”
“嘁。”
“啊不过我有些事想说,”温尚翊挠挠头发,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事,“您倒是先管好那核电站吧,不要再发生像是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那样的重大灾难,这可是雪上加霜。”
有人窃笑。蔡昇晏扭过头去。
2049年,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的得到电能的方法,但人们仍然没有摆脱核电,当然也没有摆脱核电的安全隐患。
此时陈信宏举手。
“请。”
“我也不能证明世界末日的真假。”陈信宏站起来,“但是,如果世界末日是真的,我们还有别的补救办法。”
温尚翊挑眉表示好奇。
“平行世界。那里也有一个同样的地球,但那里没有世界末日,如果能找到那个世界,大家还能活着。”
温尚翊笑了,他开口说道:“很抱歉啊陈博士,您有平行世界真正存在的证据吗?”
陈信宏哑然,只好默默地坐下。温尚翊看了一圈会议桌,又说:“我们不能确定预言的真假,但当世界末日真的发生时,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这番话让蔡昇晏感到非常不开心,他看向陈信宏,做了个口型。陈信宏知道他说的是“垃圾”。

核电站没有任何的异常。蔡昇晏准时离开,在马路另一边看见了刘谚明和石锦航。后者戴着口罩。
蔡昇晏穿过马路,先去把石锦航的口罩一把扯掉,然后一遍甩着他的口罩一遍说道:“喂,这两天的空气质量挺不错的,而且你这个不防雾霾。”
“我知道。”石锦航抢过口罩,“快回去,阿信的实验室要人帮忙搬东西。”随后又戴上口罩,急匆匆地往回赶。
蔡昇晏表示不理解,刘谚明解释道:“阿信要换实验室,不在SP总部呆了。”
“哦.....SP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走了也罢。”
“不能这样说,他们对宇宙的贡献不小。走了。”刘谚明拉上蔡昇晏。
陈信宏的新实验室是一栋不大的公寓,有三层,一楼是客厅,二楼是供居住的,地下室就是他的实验室了。比在SP总部的实验室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三人只是去搬一些零零散散的小东西,大型的精密仪器还是陈信宏自己负责搬运。蔡昇晏因为看不见也摸不着那些仪器而不爽,只好站在陈信宏边上与他搭话:“你搬走是为什么?”
“......很烦。”
陈信宏从蔡昇晏身边走过。
后来刘谚明和石锦航就在陈信宏的实验室里当助手。

空荡荡的SP总部大厅,温尚翊站在大厅正中心。他手里拿着一张报告,报告大体的意思是行星会撞击地球,世界末日真的会发生。这份报告只有温尚翊一个人有,其他人浑然不知。
温尚翊给陈信宏打电话,后者很快就接了。
“喂?”
“阿信,平行世界真的存在吗?”
“.......世界末日是真的?”陈信宏反问。温尚翊愣住了,把手机握得更紧,缓缓开口:“是的.....”然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静了很久很久。
是温尚翊先打破安静的空气的:“SP和政府都封锁了消息。我想......不一定要面对命运。”
陈信宏点点头,挂了电话。他长叹一口气,剩余的日子不多不少,也不一定好过。

SP总部不是一个和谐的地方。封锁消息的事情,惹毛了许多主张透明政策的人,因此SP总部内部发生了内讧,很快这一消息就不胫而走,造成不小的民众恐慌。
消息不胫而走的第二天,一位自称在SP工作的科学家蹦出来说,地球上有一块地方是免遭灾难的,在北美洲上。
SP是一个全球性的宇宙科研组织,所以在美国和加拿大也有部门。在M市的SP总部工作的职员,大部分都决定去那里继续工作。一瞬间SP总部溃散。
陈信宏走进SP总部,里面只有阴沉的气氛,让人感到世界末日越来越近。实际上也的确是越来越近。
温尚翊仍然守在这里,他的样子异常颓废,眼角还带着一些泪花。陈信宏低头看着他,向他伸出了手。
“没关系,平行世界存在,我们可以逃到那里去。
“现在,先回实验室吧。”
陈信宏拉着他,眼睛看向远处的核电站。
回到实验室,没有看见刘谚明和蔡昇晏的身影。据石锦航说,是两个人一起租了一间公寓,出去住了。现在他和温尚翊得借住这个实验室了。
陈信宏表示没有问题。他去了里屋,继续他的研究。
石锦航往边上瞥一眼,问道:“怎么了?”
“.......SP总部崩溃了。”
“我表示很惋惜。”石锦航把一边桌子上的啤酒罐打开,“相信阿信吧——对了,不要告诉他我在他实验室里喝酒。”
温尚翊嘴角勾起来:“那你给我一罐。”
“行。”

2049年9月。
陈信宏感冒了。前一天他在研究的时候,因为太困所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晚上的大风呼啦啦地吹。
“靠,你个北七活该哦。”温尚翊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啊不还是为了地球上的人民。”陈信宏揉揉发痛的太阳穴,拿过那杯热水喝了一口,“我说,我知道那个平行世界存在,可是不能完全证明——因为那是很神奇的东西,是文字图片数据不能描写的。唯一的方法是亲眼所见,不然......根本不可能。”
温尚翊:.....那你加油。
陈信宏:......那我加油。
不是温尚翊对他没有信心,是这一刻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SP总部崩溃后,里面工作的职员,从名字到出身,竟然都被一些人扒得干干净净。连温尚翊现在待着的实验室也被发现。某天早晨,石锦航被外面的吵吵声吵醒,往窗外一看,黑压压的一片人。
“靠。”石锦航骂道,去把温尚翊拽起来推到窗前。温尚翊揉揉眼睛,人们的反抗声一刻不停地往他的脑袋里灌。
“凭什么隐藏真相!”
“凭什么?把真相说出来!”
“说实话,我们能不能躲过世界末日!”
石锦航瞪着温尚翊。后者在窗前愣住了,叫骂声越来越响,一直到石锦航的怒吼在他耳边响起,他才想起来要找陈信宏,然后去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快点去啊!”
“........行。”
温尚翊冲向陈信宏的卧室,连门都来不及敲。陈信宏看着他急冲冲地进来,不紧不慢地放下手头的东西,问道:“发生什么了?”
温尚翊没想到这家伙已经起床了。“喂喂喂,你没听到吗?外面声音那么嘈杂......”
“听到了。来,和你一块去解决这种白痴问题。”陈信宏拉着温尚翊的手,和石锦航说了两句,走到楼下,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人群,大声说道:
“世界末日是真的。”此时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也有人说过了,北美洲某一块地方,那里是旧金山,是不会遭到危险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平静下来。
“但是,就算那里不会遭到撞击,那里的人可以活下来,可地方只有那么大。”陈信宏一边说一边比划。
“所以.....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请先离开。不相信,就只能搬去旧金山了。”有人讲话,人群渐渐散开。看起来陈信宏的权威还是很大的。温尚翊抬起头看了看他。
陈信宏也看他,然后转头向在窗口看戏的石锦航喊道:“行啦,别看了,我们谈恋爱呢。”
石锦航听了,比了个OK的手势。温尚翊几近爆炸。

2049年11月。
下起大雨。陈信宏看着雨点往下掉。他不知道支持他的人有多少,但他希望的是,能够尽量将所有人送到那个平行世界,来躲避世界末日。他又望了望不远处的核电站,蔡昇晏还在工作。刘谚明很少来实验室了,同居之后也有别的事情做了吧。
温尚翊在他的卧室里睡觉。最近他睡眠不足。
“叩叩叩”
陈信宏前去开门,石锦航全身都湿掉了,水珠沿着打湿的头发流下来。他换下鞋子,伸手把自己湿拉拉的头发揉成一个鸡窝:“阿信,核电站关掉了。”
“报喜不报忧啊石头。”
“那也没有办法,玛莎和冠佑都来了。我不敢保证电量够不够,风力发电站和新型发电站应该是可以维持供电的。我先去冲一下。”
陈信宏看着他往里面走,雨中出现了两个打着伞的身影。陈信宏表示这是严重的双标。
蔡昇晏先进门,刘谚明在后面,将伞放在屋檐下淋不到雨的地方,也进来了。他向陈信宏使个眼色。
陈信宏看懂了,他坐到蔡昇晏边上,问:“所以到底发生什么?”
“一点点小差错啦。真的就一点点,本来不能算是差错的东西诶,居然被政府强行要求整改。那些家伙不应该都跑掉吗,怎么还剩下这些烦人的玩意儿。”
“哎,现在是特殊时期。说实话啦,政府也没有出台什么有用的政策,能活多久是多久啦。”
蔡昇晏转过头去,正好看见刘谚明离自己很近的一张大脸。
“靠,干嘛啊。”
“没什么没什么,该回去时还是快回去哦。话说怪兽嘞?”
陈信宏用下巴指指楼上,说道:“睡眠不足,睡觉呢。”
然而温尚翊真的睡眠不足?开玩笑!金属男人怎么会睡眠不足?他是在想,当时不封锁消息,相信陈信宏的话,会不会变得好一点?现在的SP总部已经不存在了,下一个SP总部应该是美国的部门,正正好,现在那里的人也是最多的。
那么.....SP总部的废楼,也可以给大家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吧。
温尚翊就这样自作主张。他偷偷地进入SP总部,将里面一些能够用上的资源都拿了出来。还有地下室的几架小飞船,一架可以载五人,也都被他启动了。
回到实验室,看到的是陈信宏的冷脸。温尚翊看他那个表情,吞了一口口水:“诶,干嘛啊......”
“干嘛去了。”
温尚翊深吸一口气:“我.....我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所以.....去SP总部拿了些可能有用的东西。比如说,飞船。”
听了这话,陈信宏皱着的眉头有些舒展,笑道:“干得漂亮啊,兽兽。”
“妈的哟谁是兽兽?林北是金属男人。”温尚翊跳起来扇了陈信宏一巴掌。后者被打了也还是在笑着。陈信宏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你相信就好。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地把人们送到平行世界这个安全的地方。因为我已经证明了平行世界的存在。”
陈信宏笑得很灿烂啊,温尚翊看着这个笑容出神了,一直到石锦航走到他们两个人后面,假装咳了两声,他才把思绪拉回来。
石锦航甩了甩手里的文件袋,开口:“你要不要你的文件啦?”
“要的,要的~”陈信宏去拿那叠文件,“我们马上就能搞大事啦!”
这时的陈信宏,开心的像个三岁的孩子。

“.......”突然安静的空气。
听说有权有势的人,都搬去北美洲了。其他的人没有愿意跑去什么平行世界的,既然上帝要人们灭亡,那么这样的命运就是逃不过的。
陈信宏看着已经空荡荡的楼房。知道这样一种绝望,几近崩溃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吗?陈信宏感受到了。外表刷着白色油漆的居民楼没有生气。当时因为自己一番话而离开的那些人,可能只是不想再闹事了吧,他们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
“.....不是徒劳。”陈信宏从最后一栋居民楼里出去。
他在实验室门口碰到了温尚翊。不知道是不是末日要来临,天气转冷的原因,温尚翊戴上了围巾。陈信宏看着他,说道:“阿翊,准备好出去的东西,其他人不走,我们走。”
“喂,你本来的雄心壮志呢?”
陈信宏苦笑:“有时候要自私一点,在生命这一点上,至少是这样的——你的政治老师没说过吗,除国家利益以外,生命是最重要的。”
说实话温尚翊在初中时没有好好上过政治课,但他默认了陈信宏的话:“行,我去通知石头他们,5号走。”

2049年12月。
来自陈信宏的DV。
“谢谢这个城市成就了我这个博士。
“但是,今天我无法拯救这个地方。我还没有能力来拯救......怪兽,玛莎,冠佑,石头,是他们四个拯救了我。不然我不可能继续研究平行世界,会和现在的那些人一样坐等死亡。
“说实话吧,当怪兽反对我时,我就有放弃的想法。
“谢谢冠佑,对我说,你要加油,不能放弃,万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呢?
“谢谢石头,这个房子是他帮忙找的。
“谢谢玛莎,核电站老板,资助我不少钱。
“怪兽.....呵呵,他一直都是.....我的爱人?他虽然会说一些令人愤怒的话吧,但是.......(哽咽)我不知道,我在石头面前说出我们正在谈恋爱的时候,是出于什么原因?
“不管啦,有些事情让他成为秘密吧!
“谢谢,这是我留在这个地球上的最后一个回忆,其他的都带到飞船上让他们飞走吧。”

今天是值得铭记的一天。不过也没有人会再将这个日子记住了。
核电站上空升起红色的一团烟雾,伴随着火花,从建筑的最顶端炸开。这场核灾,因为它的发生时间而有了另一种意义——提前来到的世界末日。
辐射在任何地方,水中,地上,空中......人们认为这是提前来到的解脱。
键盘的声音哒哒哒地响起。陈信宏望向窗外,抓起自己的衣服,喊醒了里屋里挤着大通铺的四个人(蔡昇晏和刘谚明前两天就一起住过来了),说道:“赶紧走——玛莎,对不起,有些事我上了飞船再说。”
“........”蔡昇晏爬起来,从这里的窗子正好可以看见核电站。他跌坐在地上,“靠,妈的我.....不会吧。”
陈信宏拉起他:“很抱歉这是真的,但是我们必须马上走。”
政府从边上的城市调了一些消防员来灭火。陈信宏看着开来的消防车,只是笑了笑,没有作声。
“石头你开快一点!”蔡昇晏不耐烦地催促,刘谚明一边揉着他的头发一边安慰,不要把气撒在别人身上.......蔡昇晏拍掉他的手,说:“能不气吗?!真的是......哎。”
“我知道!仗着路上没人已经开了100公里每小时了。”石锦航一个急转弯,差点把蔡昇晏甩出去。
本来SP总部就不太远,一番飙车后很快就到了。温尚翊砸开总部的大门,带着四人进了一个隐秘的电梯里,下到地下室。温尚翊打开飞船的门,让大家赶紧进去,然后启动飞船,升空。
走前,陈信宏说,要带上所有的钟表,不管是怀表,还是手表或挂钟,能带的都带上。当时刘谚明问他:“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到了太空不一定会有用。”
“因为,在这个地球上的日子都很美好啊。”陈信宏笑道,“我想留住这些日子。”随后他按停了这些时钟。
但是,就算暂停全世界的钟,也停不了一秒钟。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进入太空的第三天。可能是第三天,也可能是第四天,具体的时间没人知道,这是石锦航估计出来的。从登上飞船开始,他大部分都时间都在望着星空。飞船自带的引力还能让他找到在地球上的感觉。
蔡昇晏说道:“有个屁好看的哟。”
被石锦航怒瞪......刘谚明趁两人还没打起来,赶紧推开蔡昇晏。
“不要再挑起战争啦,我知道你们俩关系不好。”刘谚明一脸赔笑,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劝这两位爷安分一点了。
“要你管哦!”
异口同声,又是无辜的人遭受打击。
“别吵了。”陈信宏站出来拯救了刘谚明,“马上就能到了——这算是最后一搏吗?”
话音刚落,一颗冒着火焰的行星擦过飞船。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颗行星吸引过去,然后陈信宏微微一笑。
“OK啦。”
 
     
  
     
  

     
      
  
            

        
“阿翊?”
“阿翊?”
“唔诶......”温尚翊坐起来。陈信宏扶着他的胳膊,对他微笑:“阿翊,你看,我们到了。”
温尚翊大大地张开眼睛,看着他,也看着这个世界。飞船在自己身后。陈信宏在自己身边。其他人站在不远处,蔡昇晏和石锦航一人搂着刘谚明的一条胳膊。
蔡昇晏凑近刘谚明的耳朵:“这样超gay的。”
刘谚明听了这话把蔡昇晏往自己怀里搂来:“本来就是嘛——”
石锦航:.......I am fine。
温尚翊站起来:“这里是......?”他望着这个世界,世界是新的,但陈信宏和原来没有两样,一样的棕色杂毛,一样的猫嘴,一样的.....胖。

“阿翊。
“欢迎来到这个平行世界哦。
“在这个世界,一切都一切都是一样的。但是世界末日不会发生。
“现在是......”陈信宏看了看重新运作的电子表,“2017年7月4日。
“不用担心,平行世界的时间与原本的世界不相同,所以......
“抛弃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活着。”

END.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