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斑斑斑斑斑斑斑_

🕊️🐟

【霸璞】无题。


abo。短打。

我终于还是下水了。(叹气气)



「女士菸?」

鄧有宗不耐煩地把菸盒從李賢璞手裡搶走。

「……幹嘛啦。」

「沒事……。」

「欸我說啊鄧有宗,」李賢璞伸手扯了扯鄧有宗身上那件已經被洗得領口鬆垮的黑色T恤,「別太不拘小節嘛。」

「用你管……先去梳梳你的頭髮。」鄧有宗拍開那隻手,緩緩吐出一口煙霧,然後歪著頭看著他。

李賢璞對他笑了。

「你到底來找我做什麼?」

「抽菸對喉嚨不好,」李賢璞的目標從菸盒轉移到鄧有宗手上那半根菸上,「而且味道太重。但是我喜歡這個薄荷香味……偶爾來一根好像也沒關係。」他拿過那半根菸,放到嘴裡吸了一口。

鄧有宗也還只是看他。看他的側臉被煙氣模糊,隨後捏著他的下巴讓他也看向自己。

一口薄荷味的煙霧噴到他臉上。

李賢璞始終嘻嘻笑著,左手食指在鄧有宗嘴唇上蹭了蹭:「笑一下嘛。」

「……快點。」

「真是沒勁。」

掐滅菸頭,李賢璞吻住了他。

一股甜味在口中擴散開來。

鄧有宗清楚,那不是菸草的味道。



你品。你细品。

所以上回说去荒岛要带霸天因为他爸是木匠说不定能做船(虽然本人是玩乐团的)是谎话吗。你果然是嫌无聊要找最喜欢附和你的人一起去打发时间。

而且蔡易展对于邓有宗的形容词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从很久以前(我也不记得是几几年)的wb里说“团花我老婆又帅又漂亮”的时候就觉得cyz这个人对dyz的感觉就是怪怪的。一说他是“很反差”“可爱的男生”“看起来冷酷”“好像很安静”“实际上很幼稚”就马上品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结论:霸电贴贴。马上doi。👌🏻(?)


合着你俩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合照都是这样来的喔?懂了懂了。

2020第六十摸。

补一些之前和最近画的猫猫狗狗。

夏季是糜烂的季节。总有些事情最后会发酵或者腐烂,生出充斥着气泡的、粉红色、还带着甜味的氛围。副产品是空气中水蒸气凝结而成的露珠。

和闷热雨天里腻腻歪歪的亲吻。

这个时候蔡易展总喜欢主动点。

而且还喜欢在正事之前故意逗他。开玩笑说:“老婆真可爱。”

邓有宗顺着他的话:“还有呢?”

“又帅又漂亮。”

外面的雨声大了。哗啦啦地打在屋檐上、地面上。听觉有那么一刻是派不上用场的,也因为“听不见”反倒更加释放开来。

主动权在一番斗争之后总归会落到邓有宗手里。蔡易展倒也不介意,躺着——或者是趴着——总之是乖乖地在下方。

情深处他才会面对着邓有宗,双手捧住他的脸。

雨还在下。响到不贴着耳朵私语就听不到他说什么的地步。

邓有宗顺着他俯下身,蔡易展便微微仰起头,笑嘻嘻地说:“真可爱。”这也是最后一句能完整说出来的话。只有三个字。

此时自然是没必要奚落形容词匮乏这种毛病了。

“你也是。”

随后又是热烈的亲吻。好像比一开始更加激烈。

屋外的雨渐渐地,在停。

2020第五十九摸。


在复健了在复健了。

还是好喜欢苏打绿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泣)

2020第五十八摸。


上头了上头了停不下来了!!(?)

巴别塔这股荒诞童话(?)风我好喜欢。

小马捂胸。

老楠桐了!!!(震声)

【霸电】暗恋失败。❌

●无脑沙雕半现实abo流。



偷偷喜欢一个人,和那个人已经有对象了,是不矛盾的。

至少邓有宗这样想。

你要是问他多喜欢蔡易展的话,他是说不出来的。这种东西不能用言语表达,一表达就被破坏了,所以藏着掖着时不时自己拿出来看一眼。

身为半知名小乐团的成员,宣布有对象并非什么轰动圈子的大事。但是邓有宗被轰动得不行,转头就说自己肚子不舒服躲进了卫生间。

“这家伙今天早上也没吃坏肚子啊。”蔡易展说。

蔡易展是个omega的事情也是众所周知。大家对于他的第二性别也没什么偏见,大多持着“能做到这样坚持梦想真好啊”的想法。一定要说的话就是所谓的cp粉,听说邓有宗是alpha之后疯癫了——他俩真的不是爱情吗?!

媒体有好事者,问:请问你跟阿电是……

邓有宗尴尬地笑了笑:“不是。他确实有对象,但不是我。我们两个就是团员关系。”

“这样啊,很抱歉问到私人问题……”

已经问到了好吗。邓有宗仍然苦笑。(只是抱歉各位cp粉怕是要be)

也不是没见过蔡易展他男友。确实是帅哥。但邓有宗就是很想打他,非常非常想。alpha互斥起来是很严重的。

于是邓有宗提前和李贤璞说了,要是没忍住挥拳头上去就把他拦住。

李贤璞笑嘻嘻地嘴欠,是不是不加上小橘和刘逼就拦不住啊,要不要让世青和黑皮哥也帮你个忙?实在不行就绑住吧。

于是邓有宗想揍的人物top1变成了李贤璞。

李贤璞马上说:“知道了知道了!话说回来你这叫什么暗恋,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好吗。”

“……什么。”

“电哥也明知道但是不说啊。”

李贤璞语毕用力地拍了拍邓有宗的肩,大声嚷:“人家的心也不是属于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你妈呢李贤璞!!!”

还好李贤璞不是alpha,不然他今天这番话一定能让邓有宗把他打到再住院。

再三声明,一般的alpha攻击欲望不会很强,只是看到自己喜欢的omega被捷足先登有点烦躁。真的只有一点点。

话虽如此邓有宗本人也比较怂。

更何况有杨销橘这么个把蔡易展领进门来的,总觉得像是时时刻刻见家长。(还有一个叫刘彦辉的动不动煎牛排投喂小屁孩)

“有谁家妈妈会把咖啡忘在鞋架上结果咖啡倒了鞋子脏了的。”

“小橘不是吗?”

杨销橘打喷嚏。

总之这就是偷偷喜欢的结果。

所以蔡易展每回说要和那个谁去吃饭的时候邓有宗总是酸酸的。但一想这家伙不该是自己的就不该是。虽然他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只能说,这真是缘分不到。

你这是客观唯心主义错误。你要去用意识指导实践然后能动地改造世界啊邓有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物质的,你可以的。

其实他不太懂哲学。毕竟是一个铁打的理科生。

他还是没有主动去说什么,快一年下来都是台上台下偷偷地看蔡易展,偷偷地记他今天外卖点什么然后总结归纳一下他喜欢吃什么。爱好和平如他,更不可能主动去拆别人红线。

但那天晚上蔡易展一个电话过来跟他嚎死渣男的时候他是没想到的。

“你、你怎么回事啊电哥。怎么突然就叫我……”

“呜呜你刚刚还发脸书肯定没睡我就来找你了……”

“啊……”

听下来邓有宗脑内对于那个“前男友”的形象,就变成了垃圾人。

邓有宗心里啧了一声。怎么会有不珍惜他电哥的人呢。

于是两人愤慨一番后对面先挂电话了。邓有宗看着“通话已挂断”的字样,没多想,觉得还是先睡吧。

能让邓有宗坚定他俩确实分手的是,垃圾人(姑且这样叫他吧)没有来找蔡易展了。

就是晚上不回家睡在录音室的时候,起夜会看到蔡易展披着衣服要出去。

然后邓有宗把他拦了:“干嘛去?”

蔡易展说:“兜风。”

“凌晨三点有什么好逛的。”

“……”

“别去找垃圾人。”

“……他确实是垃圾人。”

“别去了。”

“好。”

因此第一个到录音室的刘彦辉看到他俩搂着在沙发上睡着的场面也不多嘴了。

所以说邓有宗的暗恋确确实实是失败的。和李贤璞说的一样,谁的暗恋是搞得人尽皆知的。

甚至明晃晃地摆在你面前要你嗑。

“墨镜呢?”

“欸,一人一副。”

之后就有采访。媒体又有好事者,问分手传言是不是真的。蔡易展笑道,你觉得真就真咯。

邓有宗点点头。

其实这个时候还没确定关系。

关系是蔡易展单方面确定的,是在一次出门时碰到了那个垃圾人。

垃圾人瞥了一眼邓有宗,好像认出来他是谁,随后朝向蔡易展:“我们两个单独聊聊。”

“喂喂别当我不存在。”邓有宗说道,“碰他一下你试试看。”

蔡易展拦住他不让他动手——不管是谁街头打架都会引来不小的关注的。

然后蔡易展笑嘻嘻地说:“你哥还不用你保护。——先生和他要是过得好的话我就不掺和了,介绍一下这是贝斯手霸天。……现男友。”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突然被官宣所以大脑当机。

“刚刚甩掉一个A又去攀另一个……真是没道理……”垃圾人默默地念。

“彼此彼此。刚刚甩掉一个O又去泡另一个,也真是没道理。——欸有宗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渣男教科书!小孩子不要学喔!”

邓有宗还当机着:“啊、喔……”然后被蔡易展拉着手就走了。

邓有宗还想过为什么蔡易展会这样直接地就离开那个垃圾人,想了半天还以为是他手里攥着些什么大杀器,过段时间撞见这家伙发情期才发现原来是他根本就没有被标记过。

……居然,有点开心。

邓有宗直接就走过去把人抱着吻,也不顾这里是卫生间了,也不顾蔡易展还坐在地上全身湿淋淋地缩成一团——

“你刚刚是不是在冲冷水澡啊。”

“……我要冷静一下。”

“电哥……没有被标记吗?”

“没和他做过。”

“……我……那我,可以吗?”

“你想好喔,我一辈子只有一次,你要慎重点。”

“想好了。”

“见过渣男了吧?”

“见过了。”

“小孩子不要学。”

“不会的。”

甜酒的味道被茶叶的清香解开了。终于是梦醒而竟又成真。

于是乎李贤璞大叫:“电哥终于不是无A无靠了!!!”这是在第二天两人社交平台正式官宣被看到之后的事情。(以及脖子上莫名其妙的红痕)

“李贤璞你叫什么!别乱叫!”

“欸不是这样的吗。”

“没有这种东西也不是不行的好吗。”

“霸天会听到。”

“靠,听到就听到,他能拿我怎么办。”

李贤璞心想,唉,老夫老夫了。

“所以说邓有宗那家伙真的是个失败的暗恋者啊。”李贤璞表情倒是看着有些可惜。

“不过能把人搞到手也是本事吧?”刘彦辉问。

“啧啧。”李贤璞摇着头回去写歌了。

当天cp粉大嚷嗑到真的了的事情,不用说也知道了。这可能就是皇粮叭。

 



end。

必须拉出来单独讲。(?)

这个🌸!!!不愧是你!!!(词汇量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