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麻吉。

水星逆行。水逆退散。
圈名seven。
正在填坑。
比起小心心更加喜欢评论!
(微博@电哥没拿稳的鼓棒)

不是我不更新……是我锤子便签内存满了打不开qwq

突然想玩梗(並不

我本來真的把字寫很整齊的啦可是一拍照就歪掉了qwq
天生字草……看不懂我也沒辦法了╮( •́ω•̀ )╭

我的男朋友,靴靴。(。-`ω´-)

「第零号街道」


六。

剧情发展?被我吃了。
能写完就很好了。(并不
我觉得这会是be。
挖下的坑真的很多……别指望我一个个慢慢填平……bu
————————————————————————
  「……吵架?」
  石锦航小心翼翼地问道,给了蔡昇晏两包饼干。蔡昇晏摇摇头,拖过椅子坐下,拆开包装袋把饼干往嘴里塞。
  然后他含糊不清地说:「石锦航我和你说,谚明真的很讨厌——干!我怎么站不起来~%?…;# *’☆&℃$︿★? 」
  石锦航窃笑:「那你就脱掉裤子再走或者拖着椅子走好了。」
  这边还在哈哈笑着,那边的温尚翊已经喝完了啤酒,拉上自己的外套准备走了。
  两个人都感受得到这家伙在生闷气的,因为陈信宏已经消失三天了。
  ……其实大家都在担心他啦。

  「你还活着?我都对别人说你已经死了不在了诶。」不二良专注于手上的事,并没有抬头看他。
  陈信宏脸上浮现出慈母一般的笑容。
  你胆子很大哦,敢跟别人说我死掉了?
  「对啊我是死了,现在来索你这家伙的命。呃~~~」陈信宏脑袋晃动着吐出舌头做鬼脸。
  这个鬼脸反而让不二良觉得好搞笑。
  搞笑过后,陈信宏又恢复了有点严肃的样子,凑到不二良面前:「曾经的陈信宏是死啦,现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更加好看了。」
  我怎么哭了。啊不对,我怎么吐了。
  和陈信宏认识那么多年,第一次知道他有这样子自恋的一面……不二良捂住嘴好让自己冷静一下。
  「阿信……你就说实话到底有什么事要让我帮忙。」
  终于切入正题了。陈信宏直起身来,看向天花板思考了一会儿,随后问:「你那张黑市的出入证还在吗?」
  不二良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证件。其实他自己还留着一张备用的。
  下层世界的黑市是没有证件不能从正门进入的,而且这种证件由特殊材料制成,一般人没有能力伪造。至于不二良怎么拿到这东西的,谁知道呢。
  不过没有证件的话,你也可以从别的地方进去嘛,反正这里安保措施真的很一般般。
  「别给我弄丢。」把证件交到陈信宏手上时不二良一遍又一遍地强调。陈信宏一遍又一遍地点头。
  ……他到底要干嘛?看着陈信宏的背影不二良想道。
  相信他吧。
  继续坐下来作画。

  「嘶,怪兽你下手轻点。」
  刘谚明感觉自己的白大褂要被拽穿了。
  明明是个小矮子还要想尽办法拽人家高个的领子,这个姿势真的很好笑的诶。
  「你告诉我阿信到底哪里去了啊?!」
  温尚翊要哭了。可是刘谚明答应过陈信宏,他不会泄露他去哪里的。
  但小怪兽好可怜奥。
  「他去找不二良啦。」刘谚明最终败给了自己的迷之父爱(?)。
  温尚翊抓住领子的手终于松开了。他呆了几秒钟,脑子里过了一遍到现在为止认识的人。
  不二良?好像在读书时候听过,和陈信宏是同学吧。好像和他认识,不过那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他记不记得自己。
  座机在最显眼的位置,上面有拨号的历史记录。温尚翊找到三天前的记录打了过去。
  还好有记录,看起来以后要多记住几个号码了。
  不二良的声音有点慵懒:「谁啊?有事吗?」
  「那个,我是温尚翊,还记得吗?」
  「奥,怪兽。有事吗?」不二良记性真好。
  「我找陈信宏。」
  「他死了。」
  两方突然都安静下来。温尚翊拿着听筒的手开始颤抖:「……真的?」
  「假的。」不二良本来以为骗不过他,谁知道这家伙居然信了,「我开玩笑,不要当真。」
  ……去你妈的。刚刚还有点想落泪的温尚翊现在完全是一种要摔听筒的状态。
  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嗯。平静下来的温尚翊继续问:「那么他去哪了?」
  「你想听我说实话吗。」
  不二良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温尚翊把听筒紧紧地贴在耳朵上,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
  「去黑市了。」
  「……什么?!」
  「黑市。」

  「……怪兽哥?」杨佳运一脸懵逼地打开门。
  温尚翊焦急地抓着头发:「我,我有事,能不能进去和你们说说。」
  杨佳运侧身让温尚翊进去,站在一边给他让了个位置坐下。
  温尚翊咳了一声:「那个,阿信他……跑到黑市去了……玛莎和石头还在吵那个椅子的事,只能找你们了。」
  李贤璞听到关于那个椅子的事,内心突然笑死。幸好他那天没有坐下。
  「黑市啊?那里不是被控制住的吗?没有出入证不能进去的。」刘彦辉说道。温尚翊摇摇头,他已经猜出来陈信宏去找不二良就是要那个出入证的。不过不二良为什么有出入证他就不明白了。
  蔡易展手里用邓有宗的电脑还在玩游戏:「黑市就是只要你进去就没人管的——诶又死掉啦!」
  「告诉过你不要乱玩了,连个小怪都过不去。」邓有宗把电脑抢回自己手上玩了起来。蔡易展就贴在他边上看。
  李贤璞看着他俩整整五分钟,然后把杨佳运喊过去了,还说这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你们俩可能也是吧。温尚翊看着李贤璞把杨佳运招呼来后,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让出一个位置坐下。
  「诶我和你们说!直接买了炸药把那个门炸开好啦!」蔡易展突然喊道,同时手上按下鼠标左键扔了一个手榴弹在掩体后面。
  刘彦辉抄起一个靠垫就砸过去:「你要把暗巷炸掉就直说。」
  暗巷的结构不太稳定,一旦有什么小震动就很容易引起塌方。真不知道当初设计暗巷的人怎么想的。
  蔡易展趁着自己挂掉的时候把靠垫塞到自己身后:「那个地方很好闯的,就是有钱的家伙没必要用闯的办法进去。我和小橘两个人就能完成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好了——天天……」
  迷之情话安抚环节,我们直接跳过,不听不听不听不听。
  李贤璞拍了拍杨佳运的背:「你们两个我真的不太放心。」
  「没事啊。」杨佳运挑眉。
  粗粗的眉毛跳动起来真的很好笑。
  李贤璞脸上笑着,心里总归有点没底。不只是为了蔡易展和杨佳运担忧吧,还有陈信宏呢……
 

  梆。
  梆。
  两颗石子砸在监控器上。监控器先调转了个方向,转到了死角里,接下来就被砸的电线露出来了。
  切,蔡易展之前闯进这里好几次了,这种砸两下就坏的垃圾监控器怕什么。然后他踩在杨佳运的肩上翻进了墙。
  「OK啦。」杨佳运隐隐约约听到墙里传出声音。他敲了两下墙确认收到,随后跑到别的地方找了个电话亭给李贤璞报信。
  身边擦过一个个穿着高档服饰的人,他们连低头看一眼蔡易展的兴趣都没有。
  等等,为什么要低头看?
  不过这不重要了。蔡易展把自己的外套拉起来,手插在口袋里,又走过几家店铺,躲进一条巷子里。
  好像有一个眼熟的,栗色头发的人走过来。他躲得更加好了。
  那个人从面前走过。
  蔡易展偷偷地跟了上去。

  相比起黑市,暗巷真的是人间天堂。
  陈信宏只是踏进这里几步就起了鸡皮疙瘩。窜进这里的风似乎都冷了十几摄氏度,吹在脸上感觉像是要冻起来。
  好吵,到处都是声音。
  完了,要迷路。陈信宏站住,抬头看了看满天的电线,密密麻麻的遮住了天空。
  那可能不是真正的天空,是投影吧。
  有钱人一个一个地从他身边走过,有的人故意撞他一下,然后指着他的脑袋骂骂咧咧。
  明明自己找事,为什么要对我指指点点。
  后面好像有人在咳嗽。他转过头,可是没有人啊。
  ……听错了。
  所以那扇门在哪里?挤过人群,到哪里都找不到能够连接暗巷和黑市的大门。
  自己过来果然太危险了,要不先走吧。
  陈信宏想转身离开,却被什么人从后面一把捂住了口鼻。
  脑袋昏昏沉沉……迷药?
  眼睛里最后的景色是一双脚和后面灰色的建筑。然后陈信宏倒在地上。
  噗通。

  失去目标。刚刚蔡易展喉咙痒咳了一声,引得陈信宏转头,现在他躲了起来,却找不到陈信宏人了。
  啊,关键时候掉链子。
  打算从电线杆后面走出来时,几个巨大的人影挡住了他。最前面的壮汉好像扛着一个什么人。
  ……谁啊?
  等等……这个熟悉的头发和鬓角?
  阿信哥?!
  蔡易展小跑跟了上去。
  这些人他妈的是谁啊?
  跟着这几个人,绕了大半个黑市,好像走不到头一样。
  最终终于在黑市深处一个废弃工厂前停下了。
  那些人进了工厂之后,将大门锁上了。

TBC

 

看起来写了好多可是一部分都是空格ummmmmm´_>`
还有,微博摇滚区使我丑到质壁分离。´_>`

【如果你的叔叔们也玩王者荣耀……(二)】

【关于这个ID】
石头的账号在玛莎对怪兽的贿赂下被泄露了。
然后玛莎用石头账号里的钱买了一张改名卡帮他改了名。
第二天石头登录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件事,直到那天「乐团间的农药大战」开始。
「九块钱可以抢一个进击墨子号的好不好?」石头真的好想揍面前找个家伙。
玛莎表示你钱那么多缺这九块?
自此以后每次一局游戏一开始玛莎和石头就会在泉水里对打上一分钟。
你们是北七吗(孙悟空):……来来来看看我的ID就知道我现在想说什么了。
宏52531(周瑜):哈哈哈哈哈
孤独之石(刘邦):你们自己感受一下这个ID???
宏52531(周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嘛头哥你真的很孤独的
刘邦 退出游戏
HellKitty(马可波罗):等会儿我就举报他挂机
刘邦 重新连接
信誉积分真的很重要啊。

「情侣名哦。」
阿信站在冠莎两个人中间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两个人的ID。
「而且还是小乔和周瑜哟。」
阿信又看了看玛莎的英雄。小乔。谚明的英雄。周瑜。
「谚明玛莎你们两个根本就不会玩法师!」
安琪拉(电脑) 击败 小乔
「别烦了我竟然被电脑干掉?」
玛莎瞪了一眼阿信。
「玛莎你就乖乖地玩射手吧。」
「……奥。」
玛莎看了看自己的战绩,3/6/6。
「谚明都玩的比你好。」
「快滚啦陈信宏!!!!」

宏52531(诸葛亮):阿翊!
翊54531(赵云):啊干嘛。
宏52531(诸葛亮):你看看你的ID哦
翊54531(赵云):林北在打蓝爸爸啊……诶?陈信宏你**干了什么???
对面龙套一号(廉颇):恋爱的酸臭味´_>`
对面龙套二号(张飞):我到下路去了我不在中路找狗粮吃
对面龙套三号(墨子):我直接挂机算了  你们等什么时候对面不秀恩爱了记得叫我回来  请不要举报我
墨子 退出游戏
龙套三号再也没回来。

后来怪兽终于把这个ID改回来了。
你们是北七吗(花木兰):找个人去上路啊北七!
宏52531(貂蝉):耶阿翊把ID改掉了诶
你们是北七吗(花木兰):对你说的
宏52531(貂蝉):那么以后阿翊把ID换成我爱你怎么样哦( ´゚ω゚)?
然后花木兰一个闪现消失在了貂蝉的视野里。
对面龙套一号(百里守约):我好想一枪狙死对面秀恩爱的。
对面龙套二号(百里玄策):哥……对面的是队长……你还想不想在长城混……

八三夭到大鸡腿来了。
「一个橘子?我还一颗苹果嘞。」玛莎凑过去看了看小橘的ID。
「活着其实很好~再吃一颗苹果~」阿信唱道。
「喂喂喂阿电才奇怪啦,他都把霸天的名字写进去了。」小橘放下手机看向在一边玩鼓棒的阿电。
人群中发出一股奇怪的声音。
「所以我说那个电是笨蛋啊。」霸天抬头。
阿璞带着迷之笑容走过来,手肘搭在小橘身上:「小橘,什么时候把我的名字记到你的ID上?」
「等我向刘逼借到钱。」
「阿嚏!」在边上给吉他调音的刘逼打了个喷嚏。
「夺命书生要来夺你的命了。」阿璞转头看了一下刘逼。
边上的阿电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刘逼的ID是夺命书生B啊你们还记得吗?」
顿时大家笑死。
当天晚上那局排位赛刘逼玩了一个五连绝世。
一个橘子(扁鹊):好可怕奥Σ(゚∀゚ノ)ノ
噗噗丶(李元芳):果然是夺命书生
夺命书生B(东皇太一):y( ˙ᴗ. )耶~

大概TBC吧ପ( ˘ᵕ˘ ) ੭ ☆

【如果你的叔叔们也在玩王者荣耀……(一)】

一开始是石头听到三个人在那里大喊。
「怪兽快去上路啊!高地塔要没了!」
「有人去救救玛莎吗?」
「喂喂喂我——死啦。」
「我这里兵线清不完好气啊。」
当时石头心想这个有什么好玩的。
结果被拉着打了一盘竟然也停不下来。
冠佑说,这果然就还是小孩子。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被阿信安利了一把,也开始玩起来了。

五人排位。
「干!林北怎么死的?」
怪兽记得刚刚被三个人围着打,最后对面王昭君一个大把自己干掉了。
宏52531(诸葛亮):阿翊???
你们是北七吗(铠):……能不能把你的ID换掉。
宏52531(诸葛亮):不行 我买了黄金分割率没钱买改名卡了(。ì _ í。)
HellKitty(马可波罗):别秀了!!水晶还要不要?!
电电电电Sky(张飞):……内讧哦。
噗噗丶(虞姬):对面是阿信哥?
你们是北七吗(铠):不是不是。
一个橘子(王昭君):奥我刚刚不小心打死了怪兽哥是吗๑Ő௰Ő๑)
那个电是笨蛋(赵云):你们是五月天?
夺命书生B(太乙真人):我们还八三夭嘞!
噗噗丶(虞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电电电电Sky(张飞):哈哈哈哈哈
一个橘子(王昭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oneyMing(孙膑):你们对得起我和石头认认真真的推塔么
没错,此刻这八位正顶着半管血面对面地聊起天……
孤独之石(雅典娜):是啊……
孤独之石(雅典娜):等等玛莎你是不是偷偷改了我的ID?
HellKitty(马可波罗):哈哈哈哈是啊你不就超级lonely(́ಢ.౪ಢ‵)
然后雅典娜就从上路跑到下路对着马可波罗暴打。
孙膑 摧毁敌方防御塔
MoneyMing(孙膑):……能认真打游戏吗 我赢了这一局就白银一了
HellKitty(马可波罗):哦我好像可以白银二
马可波罗 击败 赵云
那个电是笨蛋(赵云):欸。
以此为直接原因,一场乐团间的农药大战开始了……
至于最后谁赢……嘛,反正大家都青铜白银的谁在乎呢。

「谚明!给我买皮肤。」
玛莎对冠佑说出这话时一脸正气。
冠佑皱着眉看了看他。今天仲夏夜之梦出了嘛,很多人想买呢。
「阿电都给霸天买了啊。」
「可是,玛莎你连貂蝉都没有买……」
下一秒就恭喜您获得新英雄 貂蝉。
玛莎把手机放到冠佑面前:「这不就有了嘛。」
他本来是想买百里守约的,可是一想到新皮肤,忽然觉得那都不是事了呢。

阿信是很讨厌数学的,可是他就对那个诸葛亮的黄金分割率爱不释手。
「所以为什么啊?」怪兽低着头认真玩着,嘴上问道。
「看着数学老师挂掉不是挺爽的吗?」
「……奥。」




大概TBC吧 (。-`ω´-)  

「第零号街道」


五。

人物比较多所以每条线都不同。
我正在尝试着努力切进主线。真的。
新人物快出现了,嘛,反正就打个酱油……
————————————————————————
  早上。
  蔡昇晏起床,边上的床铺是空的,桌子上什么也没有。
  ……刘谚明是想饿死我吗?!不满地揉着咕咕叫的肚子,蔡昇晏披上一件薄外套,出门去。
  入秋了,本来就空空的街道更加萧瑟。风吹过时会有两团尘土飞过去。
  蔡昇晏裹紧衣服。走了一段,到了小卖部。
  「石锦航!」蔡昇晏往里面喊道。石锦航掀开帘子走出来,问:「有事吗?」
  「谚明在你那吗?……还有,有没有吃的。」
  蔡昇晏问后一个问题时明显放轻了声音,脸上突然有点红扑扑。
  石锦航看着他略微抖动的头毛,从后面拿了几包苏打饼干:「不在。不过吃的倒是有一点点。」
  「谢谢。」蔡昇晏把声音放得更轻了,接过饼干啃来吃。石锦航则是手肘撑在柜台上看他吃东西。
  明明只比自己小一岁,却像个小孩子。
  正胡思乱想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跑进他的耳朵:「石头!你看到阿信了吗?」
  「我这里是失物招领处吗?」石锦航不禁失笑,「没有啦,不过你们两个还在这,不会跑出街道的。」
  「不会倒好了!」温尚翊有点气愤,手掌摊开,里面有几块钱,一口气要了好几瓶啤酒。
  打开瓶盖后,他转头看向边上默默地吃饼干的蔡昇晏,说道:「你找谚明?」
  蔡昇晏不想说话,只是点头。
  「啊,谚明刚刚问我这里有没有大一点的市场,可能买东西去了吧。」
  说完这话突然趴在柜台上。
  「可是阿信呢……」
  温尚翊一边看着玻璃柜台发呆一边把啤酒灌进肚子里。蔡昇晏吃完饼干后,和石锦航说了再见,准备离开。
  「玛莎,等一会儿。」
  刚刚还喝趴的温尚翊抬起头来:「我和你一起走。」然后手里拿着啤酒就跟过去了。
  石锦航把门关好。
  「我今天不想看店。」他随意地说一句,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跟着两个人。
  奥……所以要跟踪我们……温尚翊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人。
  街道异常的空荡,路过河边,连本来一直在那里奔跑玩耍的小孩都不见了。
  丢掉孩子的事情多了去了,太平常不过。就是少了这么点喧闹声,温尚翊的心里也跟这街道一样的。
  ——陈信宏!陈信宏你他妈的到底在哪里?
  温尚翊想着想着加快脚步,很快就把后面的蔡昇晏和石锦航甩掉了。
  看着地面快步行走。
  突然就撞在一个人的怀里。温尚翊拍了拍自己的脸,赶忙说对不起。
  被撞上的人轻笑,开口道:「阿翊,你什么时候能一直这样说话就好啦。」
  「陈,陈信宏!!!」
  陈信宏正好在路上碰到了刘谚明,于是两个人一起去市场买了点东西,回来就让温尚翊撞上了。
  温尚翊羞着脸推开陈信宏,往回跑,跑到石锦航后面去躲了起来。石锦航一把将他拉出来。
  「人找到啦你倒怂了!」
  「不是……/////」温尚翊捂着脸说不出话。靠,陈信宏这家伙的胸口怎么那么……舒服?
  蔡昇晏跑过去扑进刘谚明的怀里。后者揉了揉他的头发。
  「忘记给你弄早饭啦,回去帮你做。」刘谚明温柔地说道。蔡昇晏点了点头,又和陈信宏说了两句话,就跟着回去了。
  几分钟后石锦航突然消失。
  温尚翊把拳头比在陈信宏下巴下,狠狠地说:「你到时候要是再瞎跑,打死你哦!」
  「好了,我知道啦。」陈信宏微笑着,抬起手,「坑了谚明一点点吃的,先放回家里吧。」
 

  陈信宏把食物扔在桌上,解开外套扣子。刚打开一颗,就被温尚翊抓住领子摁到了墙上。
  「陈信宏!你根本就是在骗我!」
  「……哪里有?」
  「你没有去市场!裤脚管上的烂泥是怎么回事?!」温尚翊喊道,「不要再骗人了!你肯定去过暗巷!」
  啊,是哦,下水道嘛,没有点烂泥巴才怪嘞。陈信宏心里想着,完蛋了,失算。
  「那个,阿翊。我嘛,去暗巷找阿璞他们谈点事。」陈信宏眼神飘啊飘。温尚翊看着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和李贤璞关系那么好,找对方讲讲话应该是正常的吧?这家伙肯定也缠着刘谚明给他付钱了,不然不会拎着东西回来的。
  温尚翊渐渐放开了陈信宏的衣领,后者突然间抓住他的手,认真说道:「放心吧,以后我真的不骗你了!」
  「……不信。」温尚翊甩开他,转身离开。离开前还用疑惑的表情看了看陈信宏。
  这个表情被记住了。他不信,不信不信不信。
  陈信宏坐到床上,烦躁地揉着头发。头顶上的毛乱糟糟,鬓角有点翘起来。
  他刚刚真的是和李贤璞谈一件事去了,就是那个暗巷入口。
  两年间大家在陈信宏的帮助下摸清了整条暗巷的各个角落,唯独这扇门,在发现只能从另一边开后,起了争执。
  杨佳运坚持要自己去下层世界找找,蔡易展想跟他一起去,也遭到邓有宗的反对。李贤璞和刘彦辉自然也不答应。陈信宏想介入和解一下时,李贤璞又说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肯定更好一点,他就没有再管,因此这件事一直停滞。
  是啊,不能让杨佳运再去送命了,因为蔡易展已经被自己坑过一把了!而且下层世界的黑市更加可怕。
  这次陈信宏是去说,停止接下来有关这事的任何活动,不听不想不知道。
  「……真的吗。」李贤璞低着头问道。
  「是。」
  他也不知道说出这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心里挺痛的,明明自己提出的建议,最后自己放下了。
  陈信宏颓废地倒下。

  李贤璞石头剪刀布输了,所以要去买吃的喝的。
  喂!他们是说好了一起出石头的吧!
  心里想着走到暗巷上面的小卖部。真的不是暗巷里没有店面,而是这里可以稍微便宜那么一点点,毕竟和石锦航已经两年多的熟人了。
  玻璃柜台前加了两把小凳子,据老板说,要是蔡昇晏再次因为没有早饭吃而来蹭吃的,就让他坐着好好吃好了,既然都蹭了就服务全套吧。
  可是谁知道那上面有没有涂些什么东西……这人和蔡昇晏的关系很迷幻欸。
  碍于害怕涂了胶水,李贤璞还是站着了。
  「石头哥,瓶装水一箱,啤酒一箱,饼干两盒……」
  「拿得动吗?」石锦航把一个大箱子放到柜台上。李贤璞笑了笑,答道:「那我也没办法呀!想办法拿回去了。」
  石锦航点头,他又凑过去,问道:「对了,最近阿信怎么了?没精神的样子。」
  李贤璞眼珠子转转。以前阿信哥和石头哥讲过一些上层下层和暗巷的故事,告诉他应该没问题吧。
  「阿信哥啊……他……第一步就失败了。」
  石锦航大概知道这第一步是什么。以前陈信宏和他讲过这个设想,他还当成笑话听听。
  现在看起来并不是笑话了。
  也许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个笑话。

  陈信宏轻轻地推了推那扇门。没有动静。
  他很用力地推那扇门。也没有动静。
  哐!他用身体去冲撞那扇门。仍然没有动静。
  ……明明密码锁早就被霸天破解了。陈信宏想道,果然除了从下层世界去开,就没有办法了吗。
  那么,就我来去好了。
  陈信宏重新戴上帽子,不舍地看向门口,一转头走开了。
  那家伙说不定有办法帮我。陈信宏跑到诊所里,借了那里的座机打电话。
  「喂?不二良?」

TBC

「第零号街道」

莫名的写的很长?
背景基本上补完了  接下来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可以进正常时间线了
实际上还有一点点坑没有填平  总之适合填的时候再说了٩( ᐛ )و
我以后还是用文本发吧´_>`图片糊的一批´_>`

四。

此东区非彼东区东区的东区。
地名都是我瞎扯的。
两年前阿信石头年龄26,谚明年龄28,玛莎怪兽年龄25,八三夭各位都是20。
人设和故事背景尽力补全中……
—————————————————————————
  提到上层世界,还有一个地方是要讲讲的。
  東字町。人称东区,名字由来是因为那里的主干道纵横交错,像是一个繁体的东字。
  東字町是上层下层的连接处,所以是上层世界中除了暗巷以外最富裕的地方。当然也不是一般人能随随便便去的。
 
  大概两年前,東字町的一天晚上……
  「有宗!坐我后面嘛。」
  「……不,让刘逼坐。」
  「这个时候不要再闹啦!」
  「小橘,不管他们我们先走吧。」
  「好好好。我们走!!!!」
  杨佳运的自行车抢先出发。邓有宗没有理会蔡易展,飞身上车赶上去。
  蔡易展无奈地看看后座的刘彦辉,说一句「走了」便踩动踏板。
  叮铃铃。叮铃铃。
  走走停停,过了两天,到第零号街道。
  哐当的一声,三辆自行车被扔在路边。过几天会有人把这些破铜烂铁捡走拖到大老远的废品收购市场卖钱的。
  街西的尽头。
  李贤璞上前去敲了敲门。屋子的主人懒懒散散地回答,抓着头发打开了门,然后他睁大了眼睛。
  「阿信哥。」
  「诶,你们来啦。」陈信宏不好意思地继续抓头发理鬓角,抬头看了看李贤璞。
  这孩子个儿长高了。前几年的时候他还比自己矮一截呢。
  日子过得真快。
  「我刚刚起床没弄头发,你们先歇一会儿。」说着转身进去。李贤璞招呼大家进门坐会儿。
  杨佳运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板坐下,说道:「我就先坐着了,骑车太累了——」随后双臂一展仰面倒在地上。
  「我们就这样把车扔掉了?」刘彦辉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杨佳运。杨佳运歪头,几秒后又点头:「本来就是垃圾场边上的破车嘛,你那么会做生意,到暗巷里多干几年不知道有多少辆自行车给你骑。」
  「阿信哥把我们喊来到底干嘛啊?」蔡易展玩了很久的手指头。他不知道边上的邓有宗一脸看孩子的眼神,就这样看了他很久。
  李贤璞摊手。他只是收到陈信宏的邀请信而已,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就这样把一群人掳过来真的好吗……大家这样想着,陈信宏已经捂着鬓角出来了。
  「小橘呢?」陈信宏四下望了望。其他人互相使眼色,然后指着地面异口同声:「阿电(我)脚边!」
  陈信宏看着地上躺着的杨佳运足足有一分钟,之后拍拍手:「好啦好啦大家都听见我讲话就OK了。暗巷那边我已经给你们找好地方住了,接下来就听我说的,该干嘛干嘛啦。」
  「什么?」杨佳运猛地坐起来。
  「我有没有提过,暗巷的一个入口?」陈信宏突然压低声音,「就是那个,可以通向下层世界的口子?」
  摇头。陈信宏拖过一张灰不拉几的凳子,拍了拍便坐下,讲道:「暗巷实际上是分上下层的,一半在上层,一半在下层。下层的暗巷被称为黑市,那里是被严格控制的,原因不只是违反法律,当然还有……那是最大的不正当贸易区,非法资产流动区……」
  「要是我们能打通这两个地方……」陈信宏说着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得意地笑了,「搞事情嘛,谁不会呢?凭什么我们要在上层世界当穷人?」
  大家愣住。陈信宏站起来,笑道:「这个忙,你们考虑考虑。说我们在上层世界过得好好的,不想要有钱,谁信呢?」
  年轻人嘛,热血。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一口答应了。
  陈信宏笑了。送客前,他把钥匙扔给蔡易展,又说:「那个,阿翊过半年可能要来,我……到时候再说吧,介绍给你们?」
  「好啊,不过阿翊是谁啊。」李贤璞问道。
  陈信宏听了这个问题,傻笑了一会儿,随后开口道:「我老婆啊!」
  

  温尚翊来到街道就是以后的事了,前面提的差不多啦,所以就不多说了。
  那么继续讲述之前的事情。

  搬进暗巷后一个月,日子一直平平淡淡,比起之前在東字町天天搞事情,显得无聊了一点。
  蔡易展每天都敲着门大喊:「给我找点事做啊!!」
  杨佳运翘着二郎腿,放下手里的书本:「别喊了,你既然上了贼船就当个海盗吧!」
  没有用,一直到陈信宏出现在蔡易展的视野里。
  「带你们去认识两个人。」陈信宏摘下帽子,微笑着对蔡易展说,「你去把其他人喊过来。」
  「好!」蔡易展兴冲冲地拽来剩下四个人。陈信宏看了一下,嗯,两个没睡醒的,委屈你们俩了。然后带着大家往上面走。
  刘谚明和石锦航已经是街道的老居民了。前者还是开着小诊所,后者在两个月后搬出诊所,借了刘谚明的钱弄个小卖铺呆着。
  「啊?让我教他们偷东西?」刘谚明不可思议地看着陈信宏。陈信宏猛地点头,说:「总归要有个用得着的技能嘛,街道虽然穷了点,但是能偷的东西不少啊。要是读点书,到这里来根本活不过来啊对不对……」
  话格外的多,刘谚明听着听着就被洗脑了,答应了陈信宏的要求。陈信宏转头看向坐在水池边上的石锦航。
  石锦航抬眼。
  「……还有人要干这个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事?被抓住连个全尸都没有。」说完这话继续低着头擦折叠刀。
  「头哥!」
  不知何时陈信宏已经窜到他面前。石锦航默默地把他推开,说:「……如果有必死的决心那也没问题……」
  「有啊!」陈信宏对蔡易展眨眨眼。虽然蔡易展是答应了,可是这个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坑诶……
 

  挖的坑就是要跳进去,不管谁挖的你都得跳,至于出不出得来,就是看你造化了。
  「妈的。」
  蔡易展骂了一句。
  刚刚干掉委托自己干活的人,烧掉他给的钱,就被什么人偷袭了,跌跌撞撞跑了好久进了一个空仓库才甩掉他,现在看看那道刀伤,已经滴滴答答流了不少血。
  头晕。所以直接倒在了地上,头靠着墙壁快要昏过去。
  ……我流的是血还是泪啊?
  蔡易展挣扎了一下。再不止血,就只能死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了。
  ……还没有完成阿信哥交代的事呢。
  …………还没多抱抱小橘……
  ………………还没亲到有宗的脸……
  ……………………之前弄坏了刘逼的眼镜,还没赔他新的……
  ………………………………阿璞……答应到时候送他的CD……
  空!
  仓库的大门被硬生生踹开。杨佳运和邓有宗逆着光站在外面。
  「霸天,快点去吧,我守着。」杨佳运擦擦沾了血迹的菜刀。菜刀真的太不符合自己了,可是只有这个能用。
  邓有宗拎着药物跑到蔡易展面前给他试着包扎。蔡易展看着自己身边这个认真的人,吃力地抬起手,揉揉他的头发。
  「别动!」
  「……好。」
  有条不紊。三个人是从密道回去的,路上杨佳运还在炫耀怎么杀掉了那个偷袭蔡易展的人。
  邓有宗听得有点头皮发麻,他没怎么见过血,更加不习惯杀人的场面。
  蔡易展轻笑:「那就我来保护有宗好啦。」
  「……换成刘逼他也不会习惯啊,你去保护他。」邓有宗嘴硬道。
  在这以后,无论蔡易展怎么说,邓有宗都不允许他继续当杀手了。从此蔡易展一直帮着刘彦辉打理店铺。
  「失业啦?」刘彦辉问道。蔡易展摇头。
  「好了,霸天是关心你啊。」刘彦辉说道,「挺好的。」
  对啊,挺好的。蔡易展想着放下手里的水杯。

  后来温尚翊搬来,蔡昇晏出现在大家的生活里。
  来到街道的人,总归有一个目标。当然,最后的结局是好是坏,还不知道呢。

TBC

越写越长……
越写越放飞自我……
文风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下一章简单(并不)叙述一下几年前的事就正式进(还没想好的)主线
好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