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斑

N. U. M. B.

暴力仓鼠x:

刚刚有朋友在群里发了这个,弄上来给大家看下。

1,注意尽量能不出本就憋出本,如果条件可以的话,请出自印文档,让同好自行印刷收藏,或出无利润本。

2,如果出,能少出就少出,目前法律对非出版物印刷量有规定,但我一时半会儿查不着具体数字。反正一定要出的话尽量少印,不要违背规定,想办法避免风险。

3,如果出,能出无肉本就出无肉本,因为非法印刷和传播sq淫秽这是两条罪。请诸位综合考虑,避免危险扩大。

4,手里有同人本尤其是肉本、带肉的图本的,请诸位一定要保管好本子,如果不想要了,撕毁丢弃,要送人的话,送给最可靠的朋友,不要随意传播,不要给家长看见,不要给关系不好的人看见,否则这件事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敬请诸位小心行事吧,毕竟这也不是第一例出麻烦的了。出个本子,往后三五年都潜在风险,不划算。有这方面忧虑的就转转这条。

想【伊萨克×雷克特】……打扰了。(溜了)


昨天才有的雷克特。太可爱太好用被动太强了吧。

喜欢。爬墙。(๑•̀ㅂ•́)

【信兽】是一辆🚲。

☞有故意的(加粗)人物性格反转。不能接受请快点走。(是性格反转!别搞错)

☞大概就是不修边幅陈信宏×洁癖患者温尚翊。(cxh抽烟设定注意

☞其余的就没什么。反正就是车。自己写的开心。

☞这个反转设定(车?)大概还有别的西皮。再说吧。

☞上🚲走评论。挂了敲我。

【橘璞橘无差】真的没有题目。( ˙-˙ )

☞西皮向见标题。虽然说其实无差。

☞是吸血鬼和血猎的设定。有自己的各种各样想法,ooc是正常的。

☞基本上脱离。反正……自己写得好爽。(不是)






可以的话继续。↓


「你想做些什么?」

染血的斗篷被踩在脚下。

「来,朝着这里,用银桩刺进去。」

李贤璞拉开自己的衬衣,露出雪白的,从未被阳光照射过的胸膛。

「然后你的任务就结束了。」

杨销橘把那人压制住,手上高高举起的银桩颤抖着。

「还在等什么?」

不知为什么下不了手。

默默地站起身。

“……算了。就当我没来过。”

“嘁……真是会装。不是最想杀死我了么?杨销橘?”

李贤璞猛地直起身,揪住杨销橘的衣角。伤口被这一下撕裂了。

好疼。可还是没松开手。

“……我帮你处理一下吧。”

“不要!”李贤璞愤愤地松开手,“我们可比你这种凡人,愈合能力强得多——嘶——”

话是这样说,可是还是拦不住杨销橘的热心(?)帮助。

其实是半强迫半自愿的。

“到底是做什么啊你。说着我才是你最后的猎杀目标可又下不去手。搞什么。”

“……我也不知道。”

黑暗的卧室里只有一盏暗黄色的小灯。李贤璞只能隐约看到那人的脑袋。

行吧。

反正只要这家伙不对自己造成威胁,也就没什么。李贤璞想着闭上了眼睛。

#

杨销橘自认和其它吸血鬼猎人不一样。

曾在一个酒吧,出发寻找李贤璞之前,听过另一位猎人讲故事。那是个头发杂乱,眼睛深陷在眼眶中的男人。那时候杨销橘完全没想到他比自己还小一岁。

“亲手杀了他……也是很复杂的情感啊。”

然后那人一杯又一杯地喝。好像永远不会醉。

从那时起就发现了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一点也不想杀掉那些家伙。

能这样想的人,早就该扔下银桩回家去了。

被黑猫跳过的尸体。

谁也不知道之前那孩子怎么死的。胸口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大概是一击致命吧。

杨销橘就站在那个路口。他愣着,什么也没说。

那只黑猫。从他的尸体上跳了过去。

本以为是传说。

直到后来面色苍白的他,在葬礼上,穿得破破烂烂,刚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男孩,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

然后扑向了身边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狠狠地咬住他的脖颈。

血在流。不知过了多久,男孩不知被人用利器刺了多少下,都没有动摇。

直到男人死去。男孩起身,一瞬间就不见了。

男人的墓上插着十字架。

再后来……再后来?杨销橘拿起了手枪和银桩。

找一个叫李贤璞的吸血鬼。

#

在这里。

#

“嘿,我说。”李贤璞扯了扯手腕上的链条,“你把我铐在这里是要饿死我?”

“我的心哪里有那么黑。”

“哪里都有——”

李贤璞愤愤地骂道,故意把链条扯得当啷响。

杨销橘终于没忍住走过来了。他把手枪抵在李贤璞脑门上。

“哎呀……别生气嘛。当然你要让我死也不是不行……”

李贤璞举起双手。他从来都这样表示投降,意思是,真是斗不过你。

从来没变……么?

挽起袖管。

“不想饿死就过来。”

李贤璞蹙起眉头。

“咬手臂很无趣欸……”

把目光落在了杨销橘脖子上,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然后就被狠狠地瞪了。

“妈的作为吸血鬼居然连咬脖子的自由都没有真的好他妈丢脸哦。”

“别废话。”

之后还是勉为其难地,算是进食。

怎么感觉像是养了个奇怪的生物。杨销橘捂住还在出血的两个牙印想着。

#

“我可以出门逛逛吗?”

“今天可是晴天。”

“我自有办法。”李贤璞抬起手,“先帮我把这玩意儿解开。”

脱离束缚之后,李贤璞走到衣橱边,拿了件纯黑的披风——和他之前穿的那件,唯一的不同就是有个兜帽。

穿上,然后对杨销橘说:“走吧。”

“去哪?”

“回镇里。”

是小时候住着的镇。李贤璞说,想回那个墓碑前看看自己。

火车驶过一个又一个熙攘的车站,李贤璞全程没有抬头,一直到那个破烂的小车站。

“比以前萧瑟好多。”

李贤璞好多年没回来了。也是啊,这副模样哪有人接近他。杨销橘也从十多岁的少年长成现在的奔四男人了。

……啧。

踏上小镇的枯黄草地。

没记错的话,在树林后就是一片墓地,各种各样的人被埋在那里,坟头上都插着十字架。

找到那个矮小的,在角落里的石碑——其实只是一块大石头,上面歪歪斜斜地刻着自己的名字。

李贤璞。

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那么久总是活在黑暗里,早就对自己的姓名不敏感了。

伸手轻轻地抚摸着粗糙的碑身。知道那里面是空的,这个碑只是一个空壳罢了。

他站起身,转头对杨销橘说:“多久了?”

“二十多年吧。”杨销橘答道。

吸血鬼笑了。

“那我们继续往里走。”

再里面就能看见房子了。不过应该已经拆了许多。杨销橘先前回来过一次,稀稀落落的房屋让他心里也空落落的。

说是大部分人去城里了。小镇,再过几年也该彻底荒废了。

遇见一个老人。他坐在家门口,只是看着对面的空地。没记错的话,那里之前大概也住着谁。

“哎……!是,是阿橘……?”

杨销橘愣住了。

“啊,是,是的。”

“阿橘回来啦……”老人的语气里带着些喜悦。

杨销橘打小就喜欢往各处跑,找邻居朋友串门。镇上人们基本上都认识他。

“诶,这孩子……”老人走到李贤璞面前。李贤璞后退一步。

“你有点像之前那个孩子呀……他太可怜了……那个男人后来也有了报应……我倒是可喜欢他了,长得挺可爱的,笑起来,像……”

老人的话滔滔不绝。

李贤璞默默地听。

是这样吗?

我很受人喜欢的么?

“谢谢您。”李贤璞攥住老人的手。

“没什么没什么,好多年了,突然想到的……别急着走,阿橘好久回来一趟,给你拿点东西……”

老人拄着杖往屋里走去,不一会儿抓着一小把炒豆出来。

“阿橘小时候不是最喜欢这个了么。哎,孩子们都喜欢这东西,当年我老伴儿做的可好吃了……”

接过那把豆子,杨销橘向老人连连道谢,随后拉着李贤璞继续往深处走了。

一路上没碰到什么人。李贤璞垂下眼睑。

渐渐地破败了啊。

“你能吃这东西么?”

“能啊。不过比起血,我还是更喜欢……”

一颗豆子被塞进嘴里。

李贤璞条件反射咬住了杨销橘的手指。

咬出血,接着轻轻地舔掉。

“这样比较好吃……”李贤璞说完,傻笑着,“我有手,我自己来。”

镇中心是一面圆形的湖泊,倒还是清澈的。

「真怀念这里啊。」

李贤璞心里默念着,用手捧起一小捧清水,水从指间流回湖泊中。

「就算是不老的吸血鬼,也没什么好的啊。看过许多变迁……」

杨销橘在看他。

“你还记得自己家在哪吗?”

“记得才怪。”

“那等会儿去一下我家。”

“你家还在?怎么可能。”

语毕。长久的无言,沉默。

也是啊,漂泊一生,勉强算是固定的住处,不是那个常去的酒吧,就是现在强行占领和李贤璞住一起的那个小屋子。

杨销橘起身,把银桩和手枪拿出来,握在手中。

李贤璞眯起眼:“干什么。”

“没什么。你……”

“好啦我玩够啦。黄昏了,可以回家——”

夕阳把天空都染成血红色的。

扬手。

趁着李贤璞转身背对自己时,将银桩和手枪都扔进了水中。水纹漾开,一圈一圈,最终消失。

李贤璞笑了。

“怎么啦?”

“……没什么。”

这个时候决定,接下来也就一直陪他了。











一直……么?








END.

  

阿斑文后碎碎念。

以后可能都有这个碎碎念了。毕竟最近写的东西(还有没发的)都有点不明所以还模模糊糊没有确切结局。(被打)

其实这个只是。觉得适合?所以会代入橘璞。(也许是璞橘(不过我都行不介意

故事就是很老套,很随意的展开。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应该都懂得。也是单纯按着自己的想法行进的,想到哪写到哪。

至于结局。也是开放式的,到最后橘被璞咬了也成为吸血鬼,还是橘死后璞也消失,亦或者橘死后璞的生活照常,再者,其他的什么发展……都留在脑袋里吧。

许久没写这两个人了。想说的也没啥了……还有一些坑慢慢地填完,就这样。

安。

啊其实这里有电天(大概)彩蛋。请不怕刀的同学们找一下。晚安各位。(笑)

压榨劳动力。

(狗头)

所以晏华郊游会有糖么。🤔我觉得没有。(不是)

郊游剧情。这什么人妻属性晏华。(?(被1.2s

阿斑複習時的摸魚。

P1橘璞/璞橘。吸血鬼獵人和吸血鬼。是絕對不會完成的一個設定。(被打)

P2怪物。

【电天(天电?)】无题之五

☞我……我突然沉迷灵异故事。

☞完全我流xjb写。无关正主。

☞就……其实无差甚至还感觉有点逆。不过tag我就只打一个了。

☞不要打我……(顶锅盖)














公交车除了司机上就两个人。蔡易展总忍不住往身边看,边上的男人皮肤是病态的白,一件大外套裹得严严实实,一边头发遮住左眼,望着窗外的风景。

也没什么风景。大半夜的,除了霓虹灯……

霓虹灯?

这时才意识到什么不对。这辆车在往郊外开。

搞什么……?不是应该到市中心么……

背后一凉。

不久车停下了。蔡易展抬起腿往门口跑,下站的那一刻被人拉住。

“急什么。”

“你……”

不就是那人么。

“多半是坐反车了,别怕啊。”

冷静得可怕。那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手很冷,没有温度一般。

“你是谁啊……”

“和你一样坐反的人。不介意的话就叫我邓有宗好了。”

“啊,蔡易展……”

“我们往那里走。”

邓有宗指着一个方向。蔡易展有些踌躇。

“想死就呆在这里,这儿可没信号。”

“你有手机?”

“许多年前的老款式了。”

得了重病的怪人吧。蔡易展那时是这样想的。抱着说不定能在天亮前走回市区的想法,跟了邓有宗一路。

走着走着他突然开口:“你想听个故事吗?”

“什么?”

“十五年前有个人到了这里来。”

“然后呢?”

“然后就被人杀了。眼睛都挖了出来。”

“没有了?”

“不然呢。”

“那他为什么会被杀,是谁杀的他,凶手有没有……”

“这种东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要到了,别回头。”

身后有笑声。而邓有宗仍是默默地往前走,仿佛听不见似的。

记得郊区有一片墓地。

要到了。

别回头。

也不敢说话。

月亮被乌云遮住了大半。

邓有宗突然站住脚,手扣上蔡易展的肩膀。

“在这里。”

随后手猛地一甩,把人扔到了一边的树木上。额头磕在粗糙的树皮上,擦破了,出血。

“嘶——干什么……!”

“对不起。”

邓有宗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丁点血色。月光打在他的身上都能泛出银光,黑色的大外套和黑色的背景把他衬得更加苍白。

“对不起。”

他脱掉了大外套。

瘦弱的男子。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一般。

一身血迹。已经不是鲜红的,干涸的棕色。

“送你。”

他递过来一个手机。还是翻盖按键的那种,十多年前的款式了。

十五年前有个人到了这里来。

然后就被人杀了。眼睛都挖了出来。

“我回家啦。有缘再见哦。”

邓有宗在笑。

笑什么。被人骗到这里来杀害,一只眼睛都没了,还笑什么。

谁要和你再见。

“市区比我那时候好看多了。”

他说着,退的越来越远。

“有时间我再来……”

身子后倾。之后就消失在了身后的悬崖。直直地掉下去的。

天边泛白。蔡易展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了多久。

妈的,这样一来怎么回去啊……

打开那只翻盖手机,还有电。而且有信号。

赶紧打电话求助。终于算是回了家。

后来继续便利店的工作。

“一共三十元,有……诶?”

皮肤苍白的人。遮着左眼。这次戴了口罩。

“会员卡?有啊。”

“好……”







END.

tsy太甜了啦。